兮兮

人生不苦
却也难甜

【长得俊】今天哄好林彦俊了吗

*咖啡店店主橘&柚

*吃醋哄人梗

*含车

*一发完


说起S市近段时间最多人打卡的网红店,就一定会提起这家取名为金橘蜜柚的咖啡店。

 

并不是说这家店的菜式多有特色,而是这家店的两位店主实在是帅出天际,多少人每天来到这里排着长队点餐,就是为了看上一眼在点餐区旁调制咖啡和制作甜品的两位店主。

 

常来打卡的人早就摸透了两位店主的属性:负责调制咖啡的是林彦俊,拥有着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和高挑的身材,最让人心动的还是那张360度无死角的帅气脸蛋和两个偶尔会出现的酒窝;另一位负责制作甜品的是尤长靖,软糯的大马口音和时常发射的甜心微笑总会让人一击命中,无法逃离他那双扑闪着长长睫毛的水灵眼睛。

 

两位店主长得各有特色,性格也大不相同,人们只听说他们是大学同一个宿舍的舍友,却没人知道他们隐藏着的另一层身份。

 

 

“彦俊哥,长靖哥,早上好。”早上九点,兼职人员小苑准时来到金橘蜜柚店打卡上班。

打着招呼推开店门,他看到尤长靖趴在桌子上还昏昏欲睡,林彦俊则刚准备好一杯咖啡端到桌子上,伸手将尤长靖与桌面分离开来。

 

“早啊小苑。”尤长靖终于坐直身子,用还没睡醒的软软的语气向小苑打了声招呼,说完就想端起杯子喝口咖啡。

“诶!”动作被半路拦截,林彦俊将杯子从尤长靖手中抽出来,又将桌子上那盘吐司煎蛋向前推了推。

 

“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空腹喝咖啡,先把早餐吃了。”

林彦俊皱着眉,小苑觉得自己又要看到老板黑下来的脸了。“哎呀我忘了~现在就吃嘛。”尤长靖拖长着尾音回答,让人怎么也生气不起来。

 

看着林彦俊阴转晴的脸色,小苑再一次在心里确定:林彦俊唯独对尤长靖永远都生气不起来。

 

不过永远这个词,真的是正确的吗?

 

 

今天是工作日,中午前来店里的人不算太多,尤长靖做完最后一份甜点,看了眼店里都在忙着其他事的店员们,决定自己将这份甜点与拿铁送过去。

端着盘子走在路上,却不料与一位突然转身的客人撞了个满怀,杯子里的液体因剧烈晃动洒了出来,尤长靖发出了一声惊呼。

 

林彦俊听到声音后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活,大步迈向尤长靖,尤长靖这时已经将盘子转移到一旁的空桌上,看林彦俊走了过来,他连忙将手摆到身后。

 

两人向客人道了歉,又命人过来收拾残局并重新送餐,处理完这些事后,林彦俊才发现尤长靖闪躲的眼神和藏在身后不肯拿出来的手。

眉头忍不住又皱了起来,林彦俊抓住尤长靖的手臂就往休息室走去。

 

拿出药箱重重地放在桌子上,粗鲁的动作表达着林彦俊此时的不满。

 

“明知会被烫到,干嘛还死死抓住托盘不放啊?”林彦俊质问的语气有点冲,尤长靖被吓得身子缩了缩。

“放手的话盘子摔倒地上会吓到更多的客人啦,再说我抓住托盘还保护它们不用被摔烂。”

“你还觉得自己做得很对是不是。”

“没没没……嘶,你轻点啦!”

 

“下次再这样就自己去上药,”林彦俊抬起头狠狠瞪了尤长靖一眼:“这都是我这两个月第三次打开药箱了,你很自豪吼。”

“难道你要不管我吗?”尤长靖撅起嘴,委屈的语气和眼神让人怀疑他才是被欺负的那一方。

“你也要乖乖被管才行啊,再这么皮都快赶上范丞丞了。”

(范丞丞:???

 

处理完烫伤,林彦俊将药箱收拾好放回柜子里,尤长靖见他依旧板着个脸,看起来气还没消,赶紧走上前去,一只手扶着林彦俊的肩膀,踮起脚在他左脸酒窝处的地方落下一吻。

“我向你保证,下次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

 

见对方脸色稍微好转,他又牵起林彦俊的手,在手背上吻了一下,“真的,比金子还真。”

林彦俊终于恢复了平常的脸色,别扭地收回手,“别亲了,手还没洗呢。”

“嘿嘿嘿我又不嫌你脏。”

 

 

两人从休息室里出来,林彦俊继续去干活,并勒令尤长靖在手好之前都把活交给别人干,只能做些简单的工作。

 

“长靖哥,你没事吧?”小苑关心地问道。

“没事啦,小伤而已,林彦俊已经帮我上了药了。”

“那就好。恩,那个……彦俊哥刚刚是不是生气啦?”

“没有啊。”

“是吗?”但他刚刚见林彦俊拉着尤长靖进休息室的时候脸色可不是一般的难看。

“你放心啦,只要是十分钟之内能哄好他的,都算不上什么生气。”尤长靖笑了笑,眼神中露出了狡黠的光芒。

 

“不过,我还真想见识一下林彦俊生气的样子耶。”

 

 

因为手伤的原因,林彦俊让原来负责点餐的人帮忙去制作甜点,换尤长靖站点餐台。

几天下来,尤长靖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笑僵了,虽然他平时是爱笑,但点餐的长队排起来,他也难免有些招架不住。

不过这倒美了那些客人,他们听说这几天由尤店长负责点餐,每天来的人更多了。

 

“谢谢惠顾,请拿好小票,坐在座位上稍等片刻。”

又接待完一位客人,尤长靖松了松他僵硬的嘴角,无比想念他的黄油面粉香草精。

“林彦俊——”他拖长着音叫了叫一旁正在拉花的林店长:“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做蛋糕啊——”

“乖,你的手还没完全好,等多两三天吧。”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那头也不抬敷衍他的模样就来气。

 

哼,林彦俊,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

 

 

 

“尤店长,你平时最喜欢吃什么呀?”

“不用这么生疏,叫我小尤就好啦。我平时啊,最喜欢吃的是椰浆饭,我跟你讲真的很好吃啊你有机会要试试看。”

“是嘛,那小尤做的椰浆饭好吃吗?”

“……啊哈哈哈我,手不是伤了嘛,林彦俊都不给我碰任何厨具,有在讨厌的。”

“哈哈哈哈哈……”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八分钟……

林彦俊怕自己的手再捏紧点这杯子就要被捏碎了。

到第十分钟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下去了。

 

很好,尤长靖,你要玩是吧,那我就陪你玩到底。

 


第一次开车

防吞


“长靖哥,你昨天没来上班,彦俊哥说你在家休息,没事吧?”

“啊哈哈哈哈没什么事啦……”

“你看上去有些闷闷不乐耶。”
“我只是后悔了……林彦俊生气起来真的超难控制的!”

“可是你不是说他那不算生气吗?”
“总之他真的超!难!哄!我再也不敢乱惹他生气了……”

 

(林彦俊:我人设站住叻

 

—END.


评论(7)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