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

人生不苦
却也难甜

【长得俊】溺水

*现背|npc解散十年后

*5k一发完

*私设有


————————————————


“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00

是日。

冬日的北京树叶凋零,人们都捂紧衣领行走匆匆,街道显得有点冷清。林彦俊拖着行李箱,按着手机导航寻到这个小区——他的新住址。

离开了生活了几年的苏黎世,林彦俊回到了这个阔别已久的城市,从下飞机开始,就感受到了熟悉的味道。

说到这个新住址,林彦俊之前全权交给了助理负责,今天还是他第二次与这个家见面。

走到第九栋楼下,他刚想打开手机确认一下住址,身后就突然撞上了一个软软糯糯的东西。

皱着眉回头一看,居然是个小孩子,白白嫩嫩的脸蛋,两个卷卷的小辫子,可爱又讨喜。

林彦俊觉得这小孩长得可爱又略微眼熟,蹲下来正想摸摸头时,一声在记忆中无比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

“恬恬,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林彦俊的手立刻顿在空中,一时间竟没有勇气去望那个人的模样。

“爸比!”身旁的小孩子听到声音立刻向前跑去,“恬恬没有乱跑,是这个叔叔挡住了恬恬的路嘞。”

被对方亲口cue到,林彦俊也不好再低着头了,他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看到对面的小孩被大人抱了起来,双臂乖巧地圈住了大人的脖子。

不知道是不是用力太猛,林彦俊一时觉得头晕,眼前的画面变得模糊。

“林彦俊?”

是啊,可不眼熟嘛,因为小孩子跟大人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林彦俊甩了甩头,让自己变得清醒一点,好仔细看看眼前这位七年不见的老朋友。

“hi,好巧啊,尤长靖。”

 

 

 

“诶,原来你搬来了这边的九栋住啊。”在和林彦俊上楼的途中,尤长靖开始和他闲聊。

“恩,当时觉得这边安静,环境也还可以,就定了。”

“好巧哦,我也是因为这个理由耶。”怀中的恬恬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彦俊的手链,伸着手有点跃跃欲试。

林彦俊自知小孩心性,主动将手伸过去让孩子把手链解下来玩。

尤长靖抱歉地向林彦俊笑了笑,“恬恬,你要向彦俊叔叔说声谢谢哦。”

“谢谢,彦…橘叔叔?”
“是彦俊。”

“彦…橘?”

“好啦!那你叫他小橘叔叔总可以了吧。”尤长靖有些哭笑不得,没注意到一旁林彦俊暗淡的眼神。

多年之后,林彦俊居然是从尤长靖向孩子介绍自己的口中听到他说出自己的名字,多么可笑又活该。

两分钟后,在尤长靖隐忍的笑声下,林彦俊站在家门口有点手足无措。

“……抱歉,我忘记前几天让助理把箱子放在客厅就好了,屋子现在是有点乱吼。”看看眼前这个连站都没多少地方站的家,一个“乱”字怎能形容。

“好啦,改天再来你这做客吧,现在还是来我家喝杯茶吧。”

 

在林彦俊看着桌子上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看了两分钟后,尤长靖终于忍不住叫了他。

“林彦俊,吃点水果吧。”

“好。”林彦俊又把目光从照片上转移到地上正在玩积木的恬恬身上,孩子很好的遗传到了爸爸和妈妈的优点,现在看上去已经是个美人胚子。

“怎么家里只有你们两个人?”

“哦,许倩她和几个朋友出国玩几天去了,我刚好这几天也有空陪恬恬,就没把她送去外婆家了。”

尤长靖的妻子许倩,林彦俊记得她是位音乐制作人,六年前他们恋情曝光,尤长靖没有躲藏,大大方方地发微博承认了恋情,一年后,两人在圈内好友的见证下低调的举办了婚礼,又过了两年,他们的小公主恬恬诞生,许倩也从此减少了很多工作,剩尤长靖一人时常在外奔波。

从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看,尤长靖很爱他的家庭。

“尤长靖,你过得好吗?”

林彦俊鬼使神差地问出这句话,尤长靖削苹果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看了看还在玩的恬恬。

这几年他的生活很干净,没有故事,也没有林彦俊。

要不是今天林彦俊突然闯进他的生活,他发现自己都快要忘记,忘记这个人的眉眼,这个人的嘴角,这个人鼻尖的那颗痣……

七年前那场分手曾让他痛不欲生,现在看来不免有点幼稚,曾经这么爱的一个人,爱到恨不得嵌入对方身体里的一个人,原来真的有一天可以放下。

尤长靖勾了勾嘴角:“家庭圆满,工作顺利,我过得很好啊。”

没有你之后,我还是过得很好。

 

 

 

01

“林彦俊,我都还没有认输,你就要当个逃兵吗?”

分手那天,林彦俊被尤长靖这样质问,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最后只能以一句“我怕了”来逃避。

“放屁,你当我认识你几年了,想用这样的理由糊弄我?”尤长靖自然不上当。

“不然要怎样,难道要被那几张照片毁了我们两人的前程吗?难道要告诉大家我们已经谈了四年的恋爱吗?”

“前程……这就是你害怕的理由?你拿这样的东西来衡量我们之间的感情?”尤长靖有点难以置信。

“你要是以后都不能再唱歌了,别跟我说你一点都不怕。”

尤长靖向前走了几步,贴近林彦俊的脸,一个字一个字地发出准确的音节:“我不怕。”

林彦俊看着眼前这双眼睛,曾经里面的光满到藏不住快要蹦出来,如今怎么会黯淡了这么多,但即使这样,深色的瞳孔下还是藏不住内心的坚定,这份坚定此时应该也要出现在自己眼里才对。

可是他真的怕了,他怕尤长靖真的从此失去舞台,他怕公司高层说的话会真的发生。他比谁都清楚尤长靖有多爱唱歌,那是一个只要说出来就会眼眶湿润想要流泪的梦想啊。

如此被自己放在心尖上呵护的一个人,若是要和自己一起接受审判,他做不到。

尤长靖看着沉默的林彦俊,以为事情终于稍有转机,他伸手抚上林彦俊紧握的拳头,想要将它们松开,也想要抚平他紧皱的眉头,抹去这张黑脸,得到的却是对方毅然决然的一个转身。

“就这样吧,我们只能到这了。以后你唱你的歌,我演我的戏,回到最初的关系吧。”

七年前尤长靖看到的最后的林彦俊,就是这个渐渐远去的背景。

 

 

 

00

林彦俊被邀请去参加恬恬三周岁的生日会,向他发出邀请的还是许倩。没有理由拒绝,他只好参加。

生日会上,他还见到了曾经的队友们,除了忙于行程的蔡徐坤和范丞丞,npc小分队算是聚齐了。

“好哇林彦俊,终于见到你这个大忙人了啊。”一见面,小鬼就开始勾肩搭背,justin也在一旁煽风点火。林彦俊看着打闹的兄弟们,感叹当初稚嫩的justin如今也到了26岁的年纪,十年光阴飞逝之快令人乍舌。

“怎么,林大明星都33岁了,还没有结婚的打算吗?”陈立农端着两杯香槟向林彦俊走来,毕竟参加的是尤长靖女儿三周岁的生日会,年纪相仿的人总会被拿出来比较。

“还没遇到有缘人。”林彦俊接过香槟,眼神开始在屋内寻找某人的身影。

“这几年闹出的绯闻这么多,总有一个该是吧?”

“拍戏宣传的套路你接触的还少吗,陈立农?”

被对方反将一军,陈立农只好喝喝香槟不再说话,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说得果然没错。

不一会,尤长靖和许倩就抱着生日会的主人公出来了,说是生日会,也不过是借着这个契机将大家都约出来见面叙叙旧,尤长靖并不讨厌承担组织人的工作。

林彦俊默默坐在角落喝着酒,看着屋子的欢笑打闹便已满足。

尤长靖喜欢热闹,林彦俊偏爱安静,这样的差别好像一开始就在两人之间划下一道鸿沟。

那边舞着舞着,忽然集体开始起哄让尤长靖唱歌,毕竟是在主唱大人的家,KTV设备的质量是没话说的,尤长靖不好拒绝大家的热情,打开电视的KTV准备选歌。林彦俊这时却一个人离开了客厅,走去阳台吹风。

他听不得尤长靖唱歌。

这七年来,他没有再主动听过尤长靖的歌。

这人的歌声与他平时说话的声音不同,充满了魔力,林彦俊不敢再去触及。

何况一听他的歌声,林彦俊就会想起七年前尤长靖对他唱的最后一首歌。

 

 

 

01

世间什么最难得,徒手摘星,爱而不得,世人万千再难遇我。

林彦俊以前看到这句话时,还在嘲笑它的矫情,可当真真切切体会到时,又深觉它的未仆先知。

分手后一第七天半夜,林彦俊被尤长靖的电话吵醒了。

凌晨两点零三分,电话那头的人口齿不清的说着话,内容毫无逻辑,听了半天林彦俊也没听出个大概,心里早就着急得不行,表面上却只能云淡风轻的说一句“你怎么还打过来”。毕竟他们已经分手了,还是林彦俊提的。

尤长靖好像没被林彦俊说的话打击倒,又迷迷糊糊的说着:“彦俊,我给你唱一首歌吧……最后一首了,唱完歌,我们就,真的断了。”

林彦俊没有拒绝,也没有说好,那边已经开始唱起来了。

 

“明明你也很爱我,没理由爱不到结果

只要你敢不懦弱,凭什么我们要错过

夜长梦还多,你就不要想起我……”

 

尤长靖断断续续地唱着歌,声音慢慢梗咽,林彦俊都能想象到对方的泪水从眼眶里涌出来,划过脸颊,有的划到了鼻尖,有的直接划过下巴滴落在地。

心揪成一团,他抑制住自己想要去找人的冲动,依旧什么都没说,静静地听着歌。

“到时候你就知道有多痛……”

尤长靖坚持着唱完一句,忍不住放声哭起来,林彦俊知道他用手捂住了手机,尽量不想让声音传过来。

等林彦俊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电话已经被挂断了,再打过去,已是拒接。

林彦俊只好打电话给尤长靖的助理,拜托对方去照顾尤长靖,他去喝酒的地方无非是他们以前一直去的那家小店,那里地段偏僻,不怕会被粉丝认出,是他们每次小聚的最佳地点。

他们还曾经开玩笑说要是哪一天这家店做不下去倒闭了,他们就把这家店买下来,起码以后能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提供一个避港湾。

只不过,现在都已变成一切空谈。

 

 

 

00

“我这瓶珍藏了这么久的04年Haut Brion就被你干完啦?”

身后传来尤长靖的声音,林彦俊提着酒瓶扭了扭头,脸上微微泛起的红晕告诉尤长靖他已经有点醉了。

“别那么小气嘛,你唱完歌了?”

“嗯,就随便唱了两首,现在换他们在唱啦。”

“哦,唱完就好。”林彦俊嘟囔着,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那天我来你家做客的时候,手链好像忘拿了,就是恬恬当时玩的那个。”

“……知道了,我回去找找看。”

等尤长靖吹完风回去的时候,看到的是被已经被灌得有点不省人事的林彦俊瘫坐在沙发上,众人以林彦俊“隐居”国外好久不见一次的理由轮番灌酒,那怕是平时酒量不错的林彦俊也被打下阵来,何况他还偷偷喝完了尤长靖的一瓶Haut Brion。

尤长靖看着这样的林彦俊,觉得有点烦躁,是什么引起的烦躁,大概他也说不清楚。

最后,孤身寡人的林彦俊只好由同一个小区的尤长靖送回家去,尤长靖扛着并不算轻的林彦俊跌跌撞撞地去到他家,好不容易从他身上搜出钥匙进门,走到客厅沙发旁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两人一起倒下,大口喘着气。

林彦俊早在尤长靖扛着他回家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如今被人一摔更是醒了大半,捂着头爬起身来。

尤长靖先他一步站起来,见林彦俊醒了也不打算久留,“你醒了就好,那我就先回去了。”

刚转身迈步左手却被人握住,想都不用想是林彦俊的把戏。

“尤长靖,你不拉我一把吗?”

林彦俊觉得自己现在好像溺水了,眼前事物模模糊糊的,有点呼吸不过来。这种状况,好像从前几个星期重新见到尤长靖开始就没停过。

尤长靖冷静的甩开了林彦俊的手,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拉他一把?指的是什么呢,他现在自然可以随便伸手一拉就能将林彦俊从地上拉起,但林彦俊想要的似乎不是这样的帮助。

尤长靖没理会坐在地下那人的请求,而是倒了杯水放在桌子上,好让那人清醒一下。

“林彦俊,你为什么还留着那条手链?”

正在喝水的人一愣,在得知事情无法隐藏之后变得坦白起来。

“你……找到手链了?”

其实尤长靖那天在林彦俊离开后就发现了他落下的手链,正想追出去还给他时,忽然觉得这手链看着有点眼熟。

仔细看看,手链上的心形吊坠还刻着字。

E&C

这是尤长靖在交往三周年纪念日上送给林彦俊的礼物。

林彦俊应该保存得很好,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留下太多旧痕迹。

毫不犹豫地,尤长靖将手链扔进了垃圾桶。

“是吗,你扔掉了啊,扔掉也好,我正愁找不到有勇气将这手链扔掉的人。”林彦俊低下头,呼吸好像更困难了。

“林彦俊,当初提分手的人是你,如今放不下的人还是你。”

“是,我承认,尤长靖,我放不下你。”林彦俊被戳穿后反而更加轻松了,语气多了份底气。

“现在承认又有什么用……”

“七年了,我不敢听你的歌,但是你参与的每部剧我都有看,你在微博上po出的喜欢的东西我也有追,但我自知,我换不回七年前的感情。”林彦俊抬起头,眼底一片清明,他直直地看着尤长靖的眼睛,却看不出什么东西。

“林彦俊,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是啊,这一千根针有多痛他林彦俊算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尤长靖,你不拉我一把吗?”在尤长靖临走前,林彦俊做出最后的挣扎。

将我从这溺水的池子中救起。

“我自知没有能力拉起一个自愿跌入池中的人。”

 

 

 

01

“尤长靖,我觉得你最近越来越不像话了。”

“怎么不像话了?”
“瘦得不像话。”

“鹅鹅鹅鹅真的吗?我真的有在瘦吗,你又在骗我嘞。”

“没有骗你,我说谎就吞一千根针。”

“好啊,那我们以后谁都不许对对方说谎。”

“那说定咯。”

 

 

 

00

林彦俊,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明明痛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也会跟着在痛。

 

 

 

00

尤长靖,七年前你唱的歌好像真的有生效。

如今我想你想到,快要疯掉。

 

—END.

 

 

 

后记1

林彦俊在这个小区买下的房子当初只是候选之一而已,真正让他做下决定的是在无意间看到小区保安处的来访人名单后。

那里写着尤长靖妹妹的名字。

他看着名字后面备注的五栋,买下了九栋的十九号房。

 

 

 

后记2

在林彦俊的婚礼上,尤长靖亲手将那条手链还给了林彦俊。

那天他将手链丢掉后,又在第二天扔垃圾前翻了出来。

自己亲手送出的东西,不应该由自己丢掉。

林彦俊接过手链,笑了笑,当着他的面,扔进了垃圾桶。



评论(1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