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

人生不苦
却也难甜

【长得俊】帅哥请留步

*篮球队长橘x报社社员柚
*短打小甜饼
*一发完

————————————
“诶林彦俊,你看那边。”比赛中场休息时,林彦俊被陆定昊碰了碰肩膀。
“你的小记者又在看你比赛啦。”
放眼望去,林彦俊在篮球场人群边缘看到了尤长靖,他不算太高的个子险些被身边的人埋没,得亏陆定昊能发现他。
“这已经是第七天了吧,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他都在一旁看耶。”陈立农也凑了过来。
“啧啧啧,我们彦俊什么时候才能答应接受小记者的采访呢?”陈立农学着陆定昊的语气揶揄道。
“搞笑,要是林彦俊轻易接受了采访,他台南酷哥的神秘形象岂不是荡然无存了。”
“你们说完了没,下半场要开始了。”林彦俊没有接过他们的话题,把视线从场外那人身上移开,放下手中的水瓶,淡定地走上场,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一上场,又获得了周围一堆女生的欢呼。
“又在耍帅。”陆定昊翻翻白眼。

林彦俊带球过人的时候,余光又扫到了场外的尤长靖,说来这个人,做事有够坚持的,为了能让自己接受采访完成校篮球队十周年的新闻特刊,他这一周没少围着自己转。
第一天先是在图书馆假装偶遇。
第二天则是不知道从谁手上拿到自己吃午饭时习惯坐的位置,嬉皮笑脸地在自己对面坐下,想来大概也是陆定昊透露的,不知道拿了对方什么好处。
第三天开始在训练结束后给自己端茶倒水,就差没带上一份小龙虾了。
第四天......

林彦俊有的没的想着这些时,手上没停下扣篮的动作,又为自己队伍拿下两分。他这次转身时和尤长靖对视了,对方正露出那个任谁看了都会被感染的笑容,眼睛里透露出着让人避不开的光芒,林彦俊忽然觉得对方是真心为自己加油的,并不是为了讨好自己得到采访机会。
也许是自己又自恋了。

比赛结束时,尤长靖脑海里正策划着一会要写的校篮球队获得联赛三连胜的报道,就见篮球队众人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
仔细一看,也并不是朝着自己,而是这边正好是他们回休息室的路线。
尤长靖一直盯着林彦俊,也不怕对方脸上被他盯出洞来,可是这次林彦俊依旧一眼都没看自己,目不斜视地从身边走了过去。
尤长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又闭上了。
算了,长路漫漫,离交稿日期还有一个多星期,自己还有的是机会。



没想到第二天,尤长靖的机会就打了水漂。
他被朱正廷的夺命连环call叫起了床,又毫无还手之力地被对方拖去了琴房练习。
他这才想起来,下周是艺术系一年一度的汇演,他这个星期整个人都泡在了篮球队里,完全忘了这码事,怪不得朱正廷会这么着急。
一边开嗓,尤长靖心里也一直在下雨,他很惊讶居然有他尤长靖一个星期都搞不定的人。
他自认在学校人缘不错,每个系都有认识的朋友,在成功拿到因表演《巴比龙》一炮而红的校园巨星蔡徐坤的独家采访后,更是被新闻社封了神,称只要尤长靖出手,就没有拿不到的稿。
万万没想到,他尤长靖这次居然载在了篮球队长林彦俊的手上。


林彦俊最近训练有点出神,之前缠着他的小记者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来看他训练了。
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林彦俊脑海里突然蹦出来这句话。
呸呸呸。
怎么搞的自己像个陷入暗恋的小女生一样。
林彦俊的脸又黑了一度,吓得队里最新新来的队员都不敢出声。

“你说,林彦俊得的这是相思病没错吧?”
“陆定昊你最近是不是皮痒了,要是被林彦俊听到肯定送你一拐。”陈立农赶紧撇清界界线。
“我才不怕他呢,他这个外面冷酷内心燥热的可恶男人。”
“......他朝你走过了您自求多福吧再见。”
“诶陈立农你等等,你忘了你是我的one pick吗你别走啊......”



第二天晚上林彦俊生着莫名的闷气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时,突然被广场上搭起的舞台吸引了目光。
就说舞台上的那个人怎么这么眼熟,这不正是那个失踪已久的尤长靖吗。
等反应过来时,林彦俊的双腿已经迈向了舞台的方向。
来都来了,就当是饭后消遣娱乐吧。
给了自己一个理由,林彦俊心安理得地听起了尤长靖的歌。

尤长靖唱的是《我怀念的》

我怀念的,是争吵以后
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一曲完毕,林彦俊竟发现自己的眼眶湿润了。
原来,尤长靖除了当新闻社的跑腿记者外,还隐藏着这样一个身份。
身旁的女生纷纷呼喊着尤长靖的名字,甚至有人举起了尤长靖的灯牌。
what?没人告诉过我原来他这么抢手???
听着周围“小尤好帅”“小尤妈妈爱你看看妈妈吧”等等的声音,林彦俊没发现自己的拳头约握越紧。
还没等自己从隔壁女生问自己是尤长靖的爸爸粉还是男友粉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林彦俊就发现自己被台上主持人cue到了。

“对,没错就是你,这位穿条纹衣服的帅哥,请上台来。”
懵懵懂懂的林彦俊走上台,尤长靖在发现抽取的幸运观众居然是林彦俊后也吓了一跳。
“恭喜你获得了这个机会能和我们系出了名的主唱大人合唱一首歌,请问你想唱什么歌呢?”
“啊...那,就《潇洒小姐》好了。”

主唱大人听到歌名后吓得差点连话筒都掉了,台下也发出了笑声。
这个林彦俊是在报复自己吗!居然cue自己不愿回想起来的“成名之作”,但是看他这幅模样又像是什么都不知道......
幸运观众点名要唱,尤长靖也不好拒绝,只好硬着头皮唱。

做人要潇洒一点,我昭告世界......

好不容易准备唱到副歌,终于到了两人要合唱的片段,尤长靖正要松一口气时,“诶,副歌怎么唱来着,我不记得了。”

what???不记得你点什么歌啦!
尤长靖内心咆哮,准备还击。

“我也不记得怎么唱了啦。”
“诶,怎么唱来着,你应该记得吧,尤长靖。”
扭头看见林彦俊笑着看着自己,尤长靖一些失神。
啊,原来传说中的酷哥居然是有酒窝的啊,而且还是两个。

oh oh oh oh oh 我喜欢 我喜欢你
oh oh oh oh oh 别压抑 不是秘密...

看着那人的眼睛,尤长靖觉得嘴巴自己动了起来,不受控制。

此刻台上台下所有人似乎都成了背景,两人在舞台中心闪闪发亮,谁都不愿去打扰。



“林彦俊,请留步。”
汇演结束时,尤长靖在台下拦住了正要离开的林彦俊。
“你刚刚在台上这么让我出糗,都不打算补偿一下我的吗?”
那人软绵绵的口音听得林彦俊这一周的坏心情顿时好了大半。
“你想让我补偿什么?”林彦俊明知故问。
“嘿嘿,明天下午五点半,我在篮球场等你,你要接受我的采访。”
“我...”
“不可以拒绝!我只要求你补偿这一件事情你都不肯吗?”尤长靖使出杀手锏,可怜巴巴地看着对方。
“好啦,我知道了,明天是吧。”

噫???林彦俊居然同意了,尤长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来就是自己开玩笑提出的要求,居然被同意了?
尤长靖啊尤长靖,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回去又不知道要被怎么夸了。
看到对方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无法自拔,林彦俊留下一句“哼,傻傻的”就迈步离去。
走时假装没听到身后传来的后知后觉的“林彦俊你说什么!”

糟糕,今天晚上自己居然笑了这么多次,酷哥的人设要维持不住了啦。




“好了,那我现在开始问一些全校学生向我们投稿的有关你的提问哦。”
“问吧。”
“身高?”
“181。”
“最喜欢吃的菜是?”
“妈妈做的菜。”
“听说要是被踩到鞋会很不开心是吗?”
“我会送那个人一拐。”
“觉得自己会有情敌吗?鹅鹅鹅鹅鹅这是森莫问题啦......”
“...不会。”
“诶你的回答很难控制耶!那要是真的有情敌嘞?”
“揍他啊。”
“鹅鹅鹅鹅鹅鹅鹅鹅......”


“好啦,最后一个问题,要是喜欢一个人,你会怎么做?”
“我会一直看着他。”

“......你一直盯着我看干嘛啊!看外星人吗!”

“哼,傻傻的,你说呢?”

“///////”


—END.


—————————————
哈哈哈哈又是莫名其妙的结尾,我会说这是我看新闻时突然想到的梗吗

评论(4)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