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

人生不苦
却也难甜

【长得俊】黄心奇异果

abo孕期设定
短打一发完
日常小故事
——————————————

清晨五点钟,尤长靖就醒了,这对他来说也是常态了,自从怀孕三个月后,尤长靖就没晚过六点起床。
“林彦俊。”尤长靖轻轻摇了摇身旁的人,想把他叫醒。
虽说身边这人平时起床气比较重,不太喜欢被人叫醒的感觉,但自从尤长靖刚怀孕时有几次半夜睡不着起床被他发现后,那人就严肃地告诉自己“以后只要你醒了,无论什么情况,都把我叫醒来陪你。”
看着林彦俊眼里坚定的目光,尤长靖点点头答应了。

不过这次在尤长靖叫他时,一向浅睡眠的林彦俊破天荒的没醒,尤长靖这才想起昨晚林彦俊刚杀青了一部电影拍摄,聚餐到凌晨才回来,忙了这么久的事情终于完美结束,想必他整个人也放松了很多。
尤长靖犹豫了0.5秒,还是决定自己下床,何况他只是起床上厕所,根本没必要每次都叫醒林彦俊,毕竟让人看着自己上厕所也是很尴尬的事情。
在得到爱人的怒视或是眼睛的红血丝上,尤长靖果断选择了前者。

解决完生理问题,尤长靖走到阳台上,看着天空泛起的鱼肚白,睡意全无,又在房子里踱了踱,最终还是停在了冰箱前。

林彦俊被从厨房里传来的响声吵醒时,头上还冒着一团黑气,他习惯性摸了摸隔壁的床位,却发现扑了个空。
正要发作张嘴喊人,就被脚步匆忙走来卧室的尤长靖打断了。
“林彦俊~没有奇异果了......”
抬头看到的,是爱人熟悉的撅起小嘴的委屈模样。


林彦俊和尤长靖两人戴着口罩,手牵着手走在大街上,丝毫不担心有人跟拍。
在两人公布怀孕的事情后,林彦俊就推掉了的活,昨天结束的电影拍摄已是最后一件工作,从今天起,林彦俊打算全身心的陪伴尤长靖。
尤长靖就更不用说,新专和演唱会被迫暂停,无限期延长,这是他和林彦俊的第一个孩子,他早就乖乖待在家里养胎。
两人宣布暂停活动后,比起粉丝们的失落,得到的更多是大家的祝福。如今两人出街早就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没有助理也没有记者,只有两人隔着口罩也能溢出的笑意。


“哇林彦俊,是煎饼果子耶,我好久没吃过了!”
“啊啊啊油条!!”
“咦那是什么...椰子吗....”
当尤长靖准备第四次激动的叫出来时,林彦俊终于忍不住了,他握着尤长靖的手紧了紧,扭过头来看他。
“你说好的出门只是来买奇异果的呢?”
“嗯...我知道啊,我又不会真的去吃,说都不给人说吼...”尤长靖咬咬下嘴唇,低下头去不看他。
林彦俊瞬间就后悔了,他当然知道尤长靖怀孕之后戒口戒得有多难,他为了孩子忍了这么久,自己居然更像怀孕的人情绪不定乱发脾气。
“对不起,我.....”林彦俊伸手摸了摸尤长靖蓬松的发顶,又被对方抓着手臂摇了摇。
“好啦,水果店就在前面了,我们快过去吧。”


到了水果店,尤长靖一头就扎进了水果堆里,开始挑选。林彦俊站在一旁等了他一会,终于还是耐不住性子走过去陪他一起挑。
“又买黄心的吗?”
“嗯,我喜欢吃嘛……哎呀这个熟过头了……”
林彦俊看了看这些都长得一样的奇异果,随手抓起一个就要往袋子里装,尤长靖余光看到了连忙阻止。
“诶诶诶,你要看它熟没熟啊。”
“......我怎么知道要怎么看。”林彦俊有点手足无措。
“来,我教你啦。”尤长靖露出笑容,像是准备幼儿园的小朋友拍手歌一样。
“你要捏一捏呀,要是太软了就证明熟透了,就不要买,要是太硬了就是还很青涩,买回去要放一段时间才好吃,很简单的嘛......”尤长靖拿起一个给他做示范。
“你看这个,诶刚好耶,头尾捏起来有点软软的,就是正好可以吃啦。”说完就把它装进了袋子里。

一旁的林彦俊看似听得很认真,其实心思早就跑到尤长靖一动一动的嘴唇上面了,等他回过神来,发现对方用怀疑的眼光盯着他。
“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听啦。”
林彦俊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不知要怎么逃避这个问题,恰好身旁一位店员走过,他赶紧抓住机会,“诶,请帮我拿一箱黄心的奇异果。”
这样多好,省得挑来挑去。
尤长靖听完之后眨眨眼睛,舔了舔嘴唇,“拿两箱吧。”
话音刚落,林彦俊脸上露出crazy的表情,“两箱?你怎么一下子吃得完,吃不完就放坏了。”说完又朝店员解释:“不好意思,拿一箱就够了。”
林彦俊不是没看到尤长靖眼里一闪而过的失落,但在这种问题上不能有所退让,他安慰性的拉了拉对方的手臂,“好啦,吃完了我再陪你出来买,你把刚才挑的这一袋也拿上好了。”
听到这,尤长靖才又露出笑容。
計画通り。

回家的路上,尤长靖提出去附近的公园散散步。口罩戴久了有点闷,尤长靖见走到了比较少人的地方,就把口罩拉到了鼻子一下,喘口气。
他手上领着挑好的奇异果,身旁的人提着一箱奇异果,剩下的两只手牵在一起,慢慢悠悠的走着。
忽然,身旁一位小孩从转角处跑过,经过时不小心撞了撞尤长靖,令他发出一句惊呼。

还没等林彦俊把目光从跑过的小孩身上收回来,身旁的尤长靖就弯下了腰。
林彦俊赶紧回过头来,发现尤长靖正紧闭着眼睛,左手扶着微微隆起的肚子,他立刻蹲下来将尤长靖扶好,释放出信息素安抚他。
“怎么了,肚子痛吗?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院?”
尤长靖先是轻微摇了摇头,过了一会才重新睁开双眼,露出微笑安慰林彦俊,“没事,刚刚就是被吓到了。”
林彦俊慢慢扶着尤长靖走到旁边的凳子上坐下,才发现刚刚那名肇事的孩子居然就站在不远处,一直看着他俩,表情有点慌张。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还有些苍白的脸,大步迈向那孩子,将他推向尤长靖。
“给我道歉。”冰冷的声音让尤长靖差点以为眼前这人不是刚刚还在跟自己说笑的林彦俊。
“林彦俊...他还是个孩子啦......”看到小孩子脸上已经紧皱的五官,尤长靖赶紧开口和解。
“道歉!”林彦俊想是没有听到尤长靖的话,又用重重的语气说了一遍。
果不其然,那孩子立刻被吓得哭出了声。
也是,看着眼前这个紧皱眉头的黑脸,要是自己这么小也早就被吓死了,尤长靖表示理解。他摸了摸小孩子的头,忽然察觉了什么,他们这里发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这小孩的父母居然到现在还没有找过来。
尤长靖看了眼林彦俊,林彦俊叹了口气,蹲下来和小孩子平视,语气满是无奈。
“你...是和父母走丢了吗?”

二十分钟后,三人终于在公园广场等到了小孩的父母,期间小孩手上还多了一支还没吃完的冰淇淋。
小孩的父母向尤长靖和林彦俊鞠躬道谢了继续,尤长靖都笑着摆摆手表示这没什么。
小孩在被父母带走了好几米远后,又蹬蹬蹬的跑回来,停在尤长靖身前,认真的说了句“对不起”。
尤长靖又笑了:“没关系哦,冰淇淋好吃吗?”
“嗯。”小孩点点头。
“那这个冰淇淋是旁边那个大哥哥买的哦,你是不是也要跟他说点什么呀?”
小孩又走到林彦俊身前,似乎还有点惧怕他这张黑脸,犹豫着说了句“谢谢”。
林彦俊这才满意的摸了摸小孩子的头,露出了笑容。


“诶林彦俊,我发现你其实很像奇异果耶。”
晚上,尤长靖坐在沙发上用勺子挖着林彦俊给他切好的奇异果,突然蹦出了这句话。
一旁正在看书的林彦俊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嘿嘿,因为你们都是外表上看上去有着硬壳,实际打开就会发现里面是软肉,说白了就是外冷内热。”
林彦俊冷笑一声表示不是很赞同这个观点,又看了看尤长靖手里的奇异果,“都说酸儿辣女,你不会是要生个儿子给我吧?”
“儿子是怎样,生儿子你就不爱了是吗?”尤长靖翻翻白眼。
“当然不是。”林彦俊露出了酒窝,将手中的书本放下,双手圈住了尤长靖。
“你生什么我都会全心全意的爱他。”
“哼,算你识相,不然你今晚就睡沙发吧。”



黄心奇异果是真的好吃。

—END.

———————————————
有点莫名其妙的结尾,其实就是这几天在吃奇异果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帅哥

评论(18)

热度(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