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

人生不苦
却也难甜

【长得俊】说给你听(上)

*人类柚x橘猫

*橘视角

*ooc

 ————————————

大家好,我是一只橘猫,你们可以叫我小橘。

没错,小橘这个名字是我的主人尤长靖当初捡到我发现我是只橘猫时给我随便起的。

还有,要记好我的主人叫尤长靖而不是有长进,虽然他本人好像并不在意别人弄错他的名字。

 

要说一年半以前尤长靖捡到我时,是我离家出走的第三天。当时我被其他的流浪猫围在巷子里欺负,饿了三天加年幼无力的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是当时下班回家的尤长靖发现了受伤的我并带我回了家。

尤长靖是小区附近街道右转第三家尤腻腻甜品店的店主,依他本人的话来讲,做甜品是他除了吃甜品以外最幸福的事,因此他在大学毕业后就用大学四年在酒吧驻唱攒的钱开了家属于他自己的甜品店。

没错,尤长靖唱歌还很好听,特别是他的主打歌《潇洒小姐》。

你问我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当然是尤长靖在家没事干的时候告诉我的,别问我为什么听得懂人类的话,这都是作者硬塞给我的设定。

 

不说了,尤长准备带我出门了,其实我并不喜欢出门,可以的话我很想当一只宅猫,但我掐指一算,今天应该是尤长靖照例带我去陆小芙宠物店那里剃毛的日子。

算了,这也比尤长靖自己动手帮我剃要好,我至今还不能忘怀他开始养我的第一个月自己心血来潮拿着剃刀帮我剃毛的惨状,那直接导致我三天都没理他,这可不是随便拿拿小鱼干就能哄好的。

 

 

“喵呜——”一到宠物店,我就先给了咚咚一个下马威。

咚咚是陆小芙和这家店真正的老板Jeffrey养的伯恩山犬,每次见到我都要摇着尾巴凑过来不停的转圈圈,看不懂我脸上写着的生人勿近吗,都这么大只狗了懂不懂保持一下距离。

“hi,小芙,今天又来麻烦你啦~”尤长靖将我从猫箱里拎出来,熟门熟路的放在台子上。

陆小芙一见是我,立马嫌弃的露出了他的芙式白眼,我也毫不爪软的伸出五爪表示我的不情愿。

“尤长靖,你知不知道你的猫真的很难控制耶。”

“哎呀,小橘是有点怕生啦,但它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的,很乖的哦。”

我不是怕生,雄猫什么都没在怕的,我只是不想跟你以外的人太熟。我喵了一声表示反驳。

“你看,多乖啊~”尤长靖笑着顺了顺我的毛,手法还是那么舒服。

好吧,就不先跟你计较掰歪我猫设的事了。

 

 

剃完毛,尤长靖带着我去了他的甜品店,美名其曰是为了不让我一只猫在家太寂寞,但我觉得想让我充当吉祥物的成分更大。

其实就算没有我充当吉祥物,尤腻腻甜品店的人气依旧很高,每天不知有多少女生冲着好吃的甜品和帅气的店长而来,经过一年多的磨练,我早就习惯了那些女生盯着尤长靖看的炙热视线,可以信步闲庭于店内不受影响。

当然,我的冷静只限于表面看起来,内心早就咆哮了不知多少遍。刚才结账的女孩又趁着从尤长靖手里接过袋子的机会摸了一下他的手,尤长靖怎么能像木头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呢!

内心又掀起了一股无名火,最近的我不知道是怎么了,看到这些画面的时候心里总会莫名不爽,但我明白尤长靖将来终归会和一名女孩一起生活,这样的举动肯定经常发生。

隔壁邻居家的小花告诉我我的这种情感名为吃醋。

笑话,吃醋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和尤长靖之间,他是人类,而我只是一只橘猫。

况且,我根本没有这个资格去吃醋。

 

不再去想这些事情,我穿越人群来到休息室,准备睡个午觉。

说来奇怪,我最近好像越来越嗜睡了。

 

 

 

“小橘……小橘……”

在一阵呼喊中醒来,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被带回了家,此刻正窝在尤长靖的臂弯里。

“小橘,吃晚饭咯。”尤长靖轻轻的将我放到地上,我还有些不愿离开他的怀抱,在他手腕的地方蹭了蹭。

“你还是这么爱撒娇耶,明明刚捡你回来的时候你还不愿意我碰你。”

也不全是,你没见我对其他人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吗。

 

尤长靖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我吃饭,可见他今天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有时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会圈抱着我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夜色,跟我吐槽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或者跟我讲述他小时候的故事。

那些故事听得多了,我慢慢了解了尤长靖的内心世界,表面上看上去是个拿了女主剧本的傻白甜,实际内心对自己认定的东西坚定的不得了,在很多重要关头的决定都能体现出他的man帅有型,就比如当时将我从流浪猫的手里救下来带回家的时候。

有时候我在想,在尤长靖的世界里会不会出现某个谁,有一天能走进他的内心世界,在他郁闷难过的时候给予安慰,开心雀跃的时候陪他一起笑,陪他一起做甜品,一起看那些十分玛丽苏的青春疼痛电视剧,甚至陪他走完这一生。

既然这个人不可能是我,那我更希望他是一位爱你的人,带给你的只有爱没有伤害。

 

尤长靖,我避不开你眼里的光,我想把你的笑、你生气的样子、认真的样子、抓狂的样子都印刻在心里,私人珍藏。

猫的一生不长,我实在没有办法陪你走到最后,但我真的很想陪你走完剩下的春夏秋冬。

可恶啊,我第一次嫌弃起自己橘猫这个身份。

要是能一直陪着你就好了。

 

今晚的我有点矫情过头了,我摸摸鼻子,努力维持了一下自己冷酷的设定,轻盈的跳上尤长靖的床,蜷缩在他的怀里和他一起睡去。

不知道能陪你一起睡觉的日子还剩下多久。

 

 

————————————

第二天早晨,尤长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每天早上都趴在他床上的小橘不见踪影。

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位黑发黑皮的男人,仔细一看好像还挺帅。

 

……

尤长靖脑袋卡壳了几秒钟。

“……为森莫你没有穿衣服啊啊啊啊——”

这居然是他反应过来后说的第一句话。

 

—TBC.

 

我也想养一只这样的橘猫(跪


评论(11)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