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

人生不苦
却也难甜

【长得俊】相爱吧

可以作为落雷的后篇

有私设

tla的故事

 ——————————

林超泽发现尤长靖已经不是第一天心不在焉了。训练的时候心不在焉就算了,连私下吃饭和聊天的时候都经常发呆。

“尤长靖,你的ending pose慢了一秒钟。”练完一支舞后,林超泽日常帮大家抠动作。

“啊...”尤长靖下意识咬了咬下嘴唇:“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

大家都已经默认这几天尤长靖的状态不佳,就当是给他放放假。

休息时间,陆定昊惯例走到尤长靖的身边,一手勾住尤长靖。

“我说,你不会是这几天林彦俊回台湾了宿舍剩你一个人,晚上怕得没睡好觉吧?”

“放屁!”虽然这几天精神不振,但反驳别人的时候依旧毫不嘴软。

“那你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练不好的,一副得了相思病的样子。”芙式白眼重出江湖。

“陆小芙,你信不信今晚你抽屉里放的芝麻糊会神秘消失喔!”

“好啦好啦哈哈哈哈哈...”陆定昊见好就收,躲过了尤长靖递来的眼刀,还是自己芝麻糊的性命比较重要。

“诶但是你说,八哥这次突然回台湾是咋了?”高茂桐也凑了过来。

“不知道呀,尤长靖你跟他关系最好他都没告诉你吗?”陆定昊戳戳尤长靖。

“我怎么知道啦,可能是家事吧。”尤长靖摆摆手,想让大家跳过这个话题。

 

尤长靖只是知道,那天早晨天都还没亮完,自己就听到了林彦俊收拾行李的声音。

在昏暗的视线下,尤长靖看到林彦俊收拾好行李箱准备出门,意识尚未清醒的他只是呆呆的看着,甚至都忘了问林彦俊是要去哪里。

后来还是林彦俊发现了尤长靖半睁不闭的眼睛,带着吵醒你睡觉了的抱歉语气说了一句“我回台湾几天,现在时间还早,你继续睡吧。”

说完就淡出了尤长靖的视线。

一消失就消失了四天。

 

晚上洗完澡,尤长靖照常躺在床上刷手机,微信页面上和林彦俊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他回台湾的第一天。

“吃饭了吗?”

这是尤长靖那天中午发出去的消息,到现在都还没收到回复。

尤长靖抓起身边的玩偶往旁边林彦俊的床上就是一扔,手劲太大,玩偶被扔下了床。

犹豫了一分钟,尤长靖还是乖乖跑下床去捡了回来。

大猪蹄子。

 

 

跟林彦俊相处了一年有多,尤长靖也或多或少摸透了林彦俊隐藏在冷酷外表下的内心。

比如他不会嘲笑自己这么大人还害怕打雷的秘密,会在大家都监督自己减肥的时候说一句“我觉得还OK”,会在自己犯胃病的时候跑去买药,会在每个月的考核舞台上默默递给自己一个坚定的眼神。

不知不觉中生活的每个角落好像都充满了林彦俊的身影,林彦俊不在的这几天,好像让尤长靖更加认清了很多事情。

心里面的某些东西好像就要溢出来。

 

忽然,放在手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林彦俊发来的微信消息。

“我今天见到牛蛙了。”

 

 

—————————

林彦俊发完这句话就后悔了。

自己本来就是个不爱表达情绪的人,最重要的东西都会被他藏在心底。他觉得自己刚才不应该把自己的负面情绪传达给尤长靖。

算了,反正尤长靖看到也只会觉得好笑。

正当林彦俊这么想时,尤长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林彦俊愣了愣才接起。

 

“林彦俊,你在不开心吗。”不是疑问句,不是惊叹句,是陈述句。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才接话,“为什么这么说。”

“嗯...猜的啦哈哈哈哈哈”又听到了熟悉的鹅笑声,林彦俊在没人看得到的地方也跟着笑了起来。

“是啦,都说我今天遇见了牛蛙啊。”

“鹅鹅鹅鹅鹅真的不懂你为森莫要怕牛蛙哦,牛蛙很好吃耶。”

“是啊就没你不喜欢吃的东西是不是。”

“闭嘴啦!”

两人日常斗嘴了好一会才停下来,好像回到了宿舍一样。

“所以,你那边还好吗?”冷静下来,尤长靖突然很严肃的问了一句。

“恩……就是我阿公前几天不小心住院了,我回来看一下,后天就回去了。”

“你阿公没事吧,你怎么不待多几天?”尤长靖的语气一下子焦急起来。

“现在情况稳定下来了,再说,月末考核也快要到了,你是不是想趁我不在偷偷超越我啊。”

“放屁,我不用偷偷练习也可以超过你好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彦俊又笑了起来,说来神奇,和尤长靖聊天总是能让他放松心情,看来以后去哪都得带着他了,林彦俊在心里默默的想到。

 

“尤长靖,要是我有一天要退出怎么办?”

尤长靖还在电话这头偷偷骂着林彦俊,对方就突然发问了。

“你是说退出香蕉吗?”林彦俊听到尤长靖的声音有点发抖。

“不,我说的是退出这个圈子。”

“……”电话这头很久都没人出声,久到林彦俊想开个玩笑把这个话题带过。

“林彦俊,是你想退出吗?我问你,这是你的意愿吗?如果是这样,那你就退出好了,反正我还会继续努力下去,在舞台上唱歌一直是我的梦想,没有变过。”但那也是你的梦现不是吗。

“……你那么认真干嘛,我就是假设……”

“但是,要是你不在了,我会很寂寞。”

林彦俊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林彦俊,你在我眼里一直在发光,不管是台上台下,你都很耀眼。每次在我很down的时候,你都会陪在我身边;虽然说你起床后的脸真的黑到不能看,但是有重要的事情你一定不会迟到;你表面上对人很冷漠,但大家都知道宿舍里公用的很多物品都是你买回来的。”你就是我的墙啊。“要是你逃走了,那我…那我就……”

尤长靖一口气说了太多话,最后竟然有点接不上气。

“哈哈,不愧是我们的主唱,气有在长的吼。”林彦俊没让尤长靖继续说下去,有些话,已经不用再说下去了。

“林彦俊,你要逃吗?”

“尤长靖,我后天下午两点到上海,你要等我吗?”

“等。”

我等你,等你充满足够的信心,等你找回最初的样子,等你未来站上舞台的那一刻。

 

 

林彦俊还没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就从车窗看到了站在公司门前拼命挥手的尤长靖,脸上的酒窝又忍不住露了出来。

“尤长靖你手舞足蹈的样子傻傻的。”林彦俊走在尤长靖面前停下来,此时尤长靖正站在门口的台阶上,两人的身高差缩到了最小。

“你干嘛要戴口罩啊,外面又没有人拍你。”从见面开始,尤长靖就没说过一句话,一直在用肢体语言跟自己打招呼。

尤长靖又慌张的动了动身体,最终在手机上敲下“昨天熬夜了,今天有点感冒,嗓子哑了。”

林彦俊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语气也多了分严厉:“那你还不赶快进去,外面这么冷你是感觉不到吗?”

好端端挨了一顿骂,尤长靖也委屈起来,刚才一直扬起的眉毛瞬间耷拉下来。林彦俊被尤长靖一直用兔子遇到天敌般的眼神盯着,心里一直藏着的话好像快要压不住了。

终于,在尤长靖忍不住拉了拉林彦俊的袖角时,被林彦俊反手握住:“尤长靖。”尤长靖抬头,对上林彦俊无比认真的眼神,“其实我回去的时候,我爸让我放弃这条路,虽然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也许阿公这次的住院让他体会到了危机感吧。”

尤长靖安静的听着,另一只手握上了林彦俊的手。

“但是为了不让你寂寞,我还会是坚持下去哦。”听到这句话尤长靖忍不住想像平时那样捶打林彦俊的肩膀,但手刚松开又被紧紧握住。

“另外,尤长靖,我不想逃了,这几天让我更加坚定了一件事……”林彦俊紧盯着尤长靖的眼睛,无比坚定。

 

“我喜欢你!”

“???”

 

“我说,林彦俊,我喜欢你。”

尤长靖拼命挣脱开林彦俊的手,把口罩拉下来,说出了这句话。

“……你,说好的感冒嗓子哑呢?”要说的话被抢了,某人的脸又黑了下来。

“因为、因为我想见到你后说的第一句话是告白嘛。”尤长靖笑着拉了拉林彦俊的手,心里想着一会该怎么讨好这位黑脸。

“所以你的回答咧?”

 

哪有什么回答,制霸从来都是行动派的。

 

 

时光正好,当我发现原来你也喜欢我,那么落下这个吻后,就让我们相爱吧。

 

—END.

 

 

在我心里小尤一直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内心坚定的事情一定会坚定下去,而且在团里感觉是担当情感葛格的角色,是大家会去谈心的知心葛格。所以在这篇文里,当小尤决定要表白后,加上做哥哥的立场(私心嘿嘿),他内心决定一定要比帅哥先表白,所以才会抢了帅哥的话哈哈哈。

这篇写得很赶,可能有些细节没有表达好,就是想写写xqltla的感觉惹


评论(4)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