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

人生不苦
却也难甜

【长得俊】惊雷

*一发完

*有小尤胃病梗

--------------------------------------------------

 

尤长靖和林彦俊已经五天没说过话了。


以前就算和林彦俊分开,他也会在微信上和他聊天说话。没和林彦俊说话的这五天久到尤长靖连最初吵架的理由都忘记了,却只记得自己必须要坚持冷战,等到林彦俊道歉为止。


两人的不和也惊动到了团里其他的成员。


“我说,他们这都第五天了吧?”从排练厅出来,陈立农跟小鬼在咬耳朵。

“是啊,我都没见过他们吵架吵这么久……”

“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劝劝他们啊?”
“劝什么呀,人家两个人的事,我们什么都不懂,就别瞎掺和了。”

“可是,他们一天不和好,我就要一天对着林彦俊那张黑脸啦!”

“你以为我每天看着长靖那张郁闷的脸心情很好吗!”小鬼也无奈。

 

从两人吵架的第一天起,尤长靖就跟陈立农换了宿舍住,这已经是他们“分居”的第五天了。



晚上尤长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见手机里的微信群已经更新了十几条信息,是蔡徐坤让他们去客厅集合。

以为有什么大事的尤长靖去到客厅一看才知道,大家是在讨论聚餐的时间和地点。

“最近的活动这么多,好不容易这几天大家都有空,我们去聚个餐放松一下吧。”作为队长的蔡徐坤也想通过这个聚餐能让尤长靖和林彦俊两人的关系缓和一点。


尤长靖看到客厅里坐着的人没有林彦俊,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气,挑了个地方坐下。

“好呀,我们去吃什么,海底捞吗~”

说到吃的,尤长靖的心情不禁愉快了许多,拖长的尾音让人听起来是普通的那个他。

“长靖天天就想着海底捞。”justin在一旁吐槽。

“哎呀,海底捞是真的好吃嘛,而且上一次吃都是……”


尤长靖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突然想到,上一次他吃海底捞还是和林彦俊两人在晚上偷偷跑出去吃的。本来已经躺上床的两人,因为尤长靖的肚子叫饿,最后还是拖着满不情愿的林彦俊一起出去吃。


都过了这么久,尤长靖却还是记得那天他们点了什么菜,蘸了什么酱。为什么和林彦俊在一起的回忆总是这么清晰难忘呢,尤长靖不甘心地想着。

 

还没等自己回忆完,就被某人的到来打断了。

“彦俊,你洗完澡啦?”陈立农向正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林彦俊打招呼。

“恩……”林彦俊脖子上还挂着毛巾,正在擦自己还在滴水的头发。


林彦俊,你又不擦干头发就乱走,很容易感冒的不知道吗!

尤长靖差点把这话脱口而出。

心里泛起一阵波澜,尤长靖低下头没有去看林彦俊。

 

“你们是在讨论去哪里吃饭吗?”某人怕不是又会胖吼。

林彦俊庆幸自己嘴收的快,没把最后一句话像往常一样说出来。

 

没过多久,在聚餐的地点和时间定下来后,大家也就各自回房间了。尤长靖却依旧坐着,迟迟没有起身。

林彦俊也慢慢地走在人群最后。

两人心照不宣。

 

“林彦俊,我们来谈谈吧。”

没想到最后还是要由自己开口。

林彦俊,你就这么不愿意服软吗。

 

两人面对面坐着,还是尤长靖先开口了,“林彦俊,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只要你一句道歉,我们就可以回到五天前的我们了。

“没有。”林彦俊抬头对上尤长靖的眼睛,眼神里看不出一丝道歉的意味,“我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你依旧觉得你没有做错吗?为什么别人要你的微信你就要给,你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尤长靖想起来了,想起林彦俊在上周的一个杂志拍摄中和一名当红的女艺人合作,拍摄完后尤长靖亲耳听到那名女艺人去问林彦俊要微信,眼神中别样的意味他不相信林彦俊读不出来。可就算这样,林彦俊依旧笑着答应了,两侧的酒窝依旧很好看,可这再也不是自己独享的东西了。

尤长靖当晚在和林彦俊抱怨,却得到了林彦俊语气冷漠的一句“这只是工作,我希望你不要随便上升到个人情绪上来。”

可是林彦俊,我在和别人合作时都有刻意控制距离,会害怕闹出绯闻让你不开心,可是为什么轮到你时,你却不愿意考虑我的感受。

 

林彦俊,我只想要你的一个服软,一句道歉,那样我也会不计前嫌。

“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分了吧。”尤长靖听到这句冰冷的话从自己口中说出。

不是的,这不是自己想说的话。

我向你抱怨,是因为我在吃醋,是因为我爱你,想要你的关心,你这个这么会讲土味情话的人难道看不出来吗。

 

尤长靖没去看林彦俊的脸色,却在一阵沉默后听到了一个“好”字。

 

如同被响雷击中,尤长靖跌入了海底。

 


小时候我们词不达意,长大了我们却言不由衷。




------------------------------------------------

林彦俊回到宿舍时,陈立农已经睡下了。他看着黑暗空旷的房间,这几天没有了尤长靖存在的气味,他总是难以入睡。

 

他打开手机音乐,耳机里传出悠扬的曲调,安眠曲他这几天没少听,却没有一首能比尤长靖睡前随便哼的小曲更让他好睡。

 

就在刚才,他从尤长靖的口中听到了分手这个词,他以前从没想过这个词能出现在他们的对话中,更没想过是由尤长靖说出来的。

出道以后,肩上的压力越来越大,那是与比赛时截然不同的压力,让林彦俊有点透不过气。他想要变得更好,不想再和网上的评论一样配不起他的团员们,想让尤长靖看到更好的自己。

或许他有点急功近利了,反而使自己钻了牛角尖。

也让自己失去了尤长靖。

 

这五天来他无数次想去道歉,想说当时是自己的语气太重了,他不应该把工作上的压力发泄到尤长靖身上。尤长靖没有错,他本来就是很没有安全感的人,他在意他人的评价,在意身边的声音,也很在意自己。他都知道。

也许这次自己真的让尤长靖伤心了。

那这样的结果未必是件坏事……

 

想着想着,林彦俊睡了过去。

直到半夜被耳机硌醒,他才发现自己忘了关音乐。

打开手机,正在放的是Adele的Hello。

 

When we were younger and free
当时那么年轻向往自由的我们
I've forgotten how it felt before the world fell at our feet
我都快要忘了但现实却让一切重现眼前
There's such a difference between us
我们之间的差距愈见明显
And a million miles
有如天差地别
Hello from the other side
我还是想打给你即使相隔天边
I must've called a thousand times to tell you
即使打上千遍万遍我也想给你来电
I'm sorry, for everything that I've done
对我从前所有的一切说声抱歉

 

直到一首歌放完,林彦俊才发现自己的枕巾已经被泪水打湿。

他还欠尤长靖一句对不起,就算分手是最后的结局,他也要有始有终。

 

 

第二天林彦俊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昨天半夜醒来加上好不容易想通的心情让他一下子补回了前几天的觉。

他看见床头放着农农写的字条,因为农农不忍心叫醒好几天没睡过好觉的林彦俊,让林彦俊错过了这次的聚餐。

 

其实这也没什么关系,自己本就是爱宅在家里的类型,要不是因为有某人在出去吃饭还没有在家里看书来的有意思。

还没多想些什么,他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骚动。

应该是他们聚餐回来了。

林彦俊换好衣服,准备打开房门跟他们为自己的睡过头的事情说声抱歉。

 

没想到打开门后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幅景象。

朱正廷和王子异一人一边搀扶着尤长靖,而尤长靖此刻脸色苍白的都不用上粉,额角还时不时滑下冷汗。

还没等林彦俊消化完这些信息,陈立农就冲过来焦急的问自己,“彦俊,你有胃药吗?长靖他犯胃病了……”

 

 

林彦俊在房间抽屉找到胃药后,听到的是从厕所传来的呕吐声、隐忍的咳嗽声还是哗哗响的水流声。

“尤长靖他是怎么了?”林彦俊这才反应过来,问一旁的陈立农,满脸的担心和心疼。

陈立农有点欲言又止,“就是,长靖他这几天不是心情不太好吗,今天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赌气一样的吃下了两大碗猪扒饭,回来的路上就突然犯起了胃病……”

“他这是要死吗,明知道自己胃不好不能一下子吃这么多东西!”林彦俊没有在客厅继续待下去,而是推开了厕所的门,映入眼帘的是尤长靖半撑着洗手台不停的喘息,背部因气息不稳还在不停的抖动。

他急忙走过去代替朱正廷扶住了尤长靖,“胃药在我这,让尤长靖吃了药就躺下休息吧。”

“好,我和你一起扶他进房间吧。”朱正廷也是一样的想法。

 

 

尤长靖被扶着躺在床上时,终于恢复了一点意识,他迷迷糊糊中看见林彦俊的脸,委屈的情绪立刻涌上心头。


“……林彦俊……”尤长靖双手挂上林彦俊的脖子,像是无意识间做出的习惯性动作,林彦俊被他拉到床边,两人半抱着。

“林彦俊,我好不舒服……”尤长靖的声音还带着哭腔和鼻子抽涕的声音,林彦俊的心立刻软了下来,但严厉的语气依旧没减半分。

“觉得自己很有能耐是不是,胃病都不用管的!”

“呜……”尤长靖的头靠在林彦俊的颈窝处,依旧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毛绒绒的卷发扫在林彦俊的脖子上,让他觉得心也痒痒的。


“好啦好啦,不要哭了,先把药吃了好不好?”语气不免放温柔了许多,要是小鬼在一旁听到一定会掉一身的鸡皮疙瘩。

“林彦俊,你为什么不陪在我身边……说好的会一直包容我照顾我呢……呜……”尤长靖又拉紧了林彦俊几分。

这话听得林彦俊一阵内疚,在尤长靖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别……现在我很脏……”尤长靖似乎还能意识到自己刚刚在厕所的行为,用手推开了林彦俊。

“我才不会嫌你脏。”林彦俊轻笑,“一辈子都不会。”

 

 

好不容易等尤长靖安定下来睡着后,林彦俊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汗。朱正廷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识趣的离开并且关上了房门。

林彦俊拿上换洗的衣服,打算去洗个澡。

等他从冲凉房出来时,发现尤长靖已经醒了,半闭着眼睛。


林彦俊没管身上还没擦干的水滴,大步走向床边,“怎么了,胃还很不舒服吗?”

尤长靖摇摇头,又习惯性的伸手求抱,林彦俊僵了僵身子,还是把尤长靖抱了起来。尤长靖的鼻息洒在林彦俊的耳朵旁边,两人之间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隔阂。

 

“对不起。”林彦俊贴着尤长靖的耳朵,小声的说道。

“对不起,之前说的那些都不是我的真心话,你忘了吧。”

林彦俊的声音闷闷的,想做错事等待挨骂的孩子。

 

“林彦俊你知道吗,我不舍得伤害你,只能选择伤害我自己,赌你会心疼。”

感受到林彦俊的微微一愣,尤长靖笑了笑。

“幸好我赌对了。”

 

“我之前说的也不是真心话,你也忘了吧。”

两人双目对上,相视一笑。

“那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重新开始好不好。”

 

 


 

“林彦俊,今天我想吃披萨诶。”

“吃什么披萨,你的胃都还没养好,想都别想。”

“可是我很久都没有吃过大餐了啊~”

“你之前不是才吃过吼。”
“那不一样啦,那次你不在。”你不在,我心里会很空。

 

被尤长靖亮晶晶的眼神盯着看了五秒后,林彦俊再一次投降。

“好啦,你只能吃两块吼。”

尤长靖终于露出了甜甜的招牌笑容,心情愉悦的哼起了歌。

 

Oh I never knew you were the someone waiting for me

我从没想过你就是那个为我等候着的人

'Cause we were just kids when we fell in love

当我们最初爱上彼此时都还是个孩子

Not knowing what it was

不懂得爱的样子

I will not give you up this time

但这一次我不会再让爱流逝

Darling just kiss me slow your heart is all I own

亲爱的就慢慢吻着我你的心是我全部所得

And in your eyes you're holding mine

在你眼里我看到你也将我心占据着

Baby I'm dancing in the dark with you between my arms

亲爱的在黑暗中我抱着你轻舞着

Barefoot on the grass listening to our favourite song

赤脚踩在草地里听着我们最爱的歌

When you said you looked a mess I whispered underneath my breath

当你说你看起来糟透了我耳语声轻过呼吸

But you heard it darling you look perfect tonight

但你一定也听到了我说的"你今晚看起来美极了"

 

 

是谁说,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大概这就是爱情的模样吧。

 

——Fin。——

 

这几天听Becyonce和Adele的好多首歌都感觉很适合他们俩个


评论(13)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