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

人生不苦
却也难甜

【长得俊】落雷

*有私设

*一发完

-----------------------------------------------

 

“——砰——”

又打雷了。

这是这个月下的不知道第几场暴雨。尤长靖抿了抿嘴,他依旧讨厌每年的五六月,一年中暴雨最多的月份。

“——砰——”又有一记雷落下。

尤长靖抓紧了被脚,依旧没有去开灯。

 

门口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尤长靖知道是谁回来了。

隔着一层布料,他听到了门被推开,那个人换上拖鞋,朝床边走来的声音。接着,他感受到床边凹陷了一块,是那个人坐下了。

“怎么还在抖呢?”耳边传来那个人略带嘲笑意味的声音,还有手掌抚上背部的温度。

“你怎么才回来啊。”从被子里传出来尤长靖闷闷的声音,听上去依旧带着慵懒、甜腻的意味。

这样的声音只有我能听到。林彦俊心里悻悻地想到。

“好啦,justin和小鬼太能皮了,我好不容易才把他们从游戏厅带走,不巧半路又下起了大雨,我们只好躲了一会才回来。”

见对方没说话,林彦俊又笑了笑,“你在被子里躲了多久啦,都不嫌闷的。”

听到这句话,被子里的人终于露出了那个棕色的毛茸茸的脑袋,林彦俊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还是那么柔软。

耳边的雨声一下子被放大,尤长靖的脸因为窝在被子里太久带上了潮红,前额的发丝也因汗液微微黏在一起。他舔了舔自己发干的嘴唇,在黑暗中看了看床边的人,却没注意到那个人的眼神因为他的动作暗了暗。但林彦俊很快收起了自己的心思,起身准备去开灯。

“砰——”天上又落下一个小雷。

尤长靖下意识抓住了身边的人的手臂,林彦俊被他一下子抓回了床上。

看着床上的人紧闭的双眼,林彦俊又被唤醒了他的酒窝,他低下身在尤长靖的额边轻轻落下一个吻,“这么小的雷都怕,你有在胆小的。”

“是真的很可怕啦!”身下的人发出奶凶奶凶的声音,但在林彦俊听来却带着撒娇的意味。

“好啦,既然这么怕干嘛不开灯吼,是觉得自己躲起来就不会怕是不是。”

“我怕去开灯的时候又打雷啦!”

林彦俊又忍不住摸了摸那颗毛绒绒的头,明明身为处女座的他最讨厌的就是和他人进行身体接触,却在认识尤长靖后不知道破了多少次例。

“那这位尤先生能不能先放开一下你的手呢,我去开个灯就回来。”

手臂上的手终于松开了,但手的主人似乎还不想让他走。“不用开了啦,就在这里陪一下我嘛。”尤长靖弱弱的说道,似乎害怕对方拒绝。

 

你明知道我不可能拒绝你的。

无论是在超市拿着零食用那双带着既期待又害怕受伤害的眼睛望着自己时,还是在每次打雷时抓着自己的手哀求自己不要走时,林彦俊只要对上那双眼睛,就像被陷在了深海,无论什么要求他都会无意识的点头答应。

尤长靖说自己在发光,却不知道自己在第一天见到他的时候,世界就像被照进了一束光。他才是自己的光。他天使般的声音、卷卷的头发、露齿的甜甜的笑容、提到火锅时发亮的双眼……每样东西都像是珍宝一样被他收藏在心里。

他才不想和别人一起共享这些东西。

 

“……真希望能够一直打雷啊。”林彦俊突然扑倒在尤长靖身上,将头枕在他的锁骨处,贪婪地吸允着属于他的那份清甜的奶香味。

“干嘛啦,我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你现在想要报复我是不是!明明知道我怕打雷……“身下的人越说越委屈,眼泪好像都快涌上了眼眶。

林彦俊又笑了笑,”这样你就能一直躲着不用出门了。“你就不用被其他人看到,只属于我了。

察觉到自己恋人的小心思,尤长靖不知该生气还是该笑,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林彦俊的背,像在安抚什么。

 

出道前一天的晚上,尤长靖几乎一夜无眠,他既想登上梦寐以求的出道位实现自己唱歌的梦想,又害怕自己如果不能和林彦俊一起出道,他还能不能带着那份初心一直努力下去。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东西,从遇见林彦俊的那一天起,尤长靖就几乎没和他分开过,如果接下来的一年半他们都要分离,他宁愿不要出道。但他知道林彦俊一定不会让他这么想,他比自己还想要实现自己在舞台上唱歌的梦想。

 

他还记得在他来到香蕉的第一天,他唱了首歌。

 

“如果有一天我回到从前
回到最原始的我你是否会觉得我不错
如果有一天我离你遥远
不能再和你相约你是否会发觉我已经说再见

当你的眼睛眯着笑当你喝可乐当你吵
我想对你好你从来不知道想你想你也能成为嗜好
当你说今天的烦恼当你说夜深你睡不着
我想对你说却害怕都说错好喜欢你知不知道” 

 

是林俊杰的《当你》。

唱完之后,大家都夸他拥有天籁之声,他却注意到长着一副高冷模样的林彦俊坐在角落里一句话也没有说。

没想到晚上自己就被分配到和林彦俊一个宿舍。

 

”哇,你收拾的好干净啊。“尤长靖看到整洁干净的宿舍发出了由衷的感叹,要是自己肯定早就衣服零食乱丢了。

”还好啦,我是处女座,有点洁癖。“

”诶,你虽然看上去凶凶的,原来也不是不好说话的人嘛~“尤长靖没想到林彦俊其实并不是自己想象中不爱说话的高冷的酷boy。

”……“林彦俊也不知道尤长靖是哪里看出来自己好说话了,明明他对外有在维持自己的高冷人设的。

尤长靖见对方没回话,也没觉得尴尬,开始哼着歌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你唱的是Beyonce的Halo吗?“听到一半,林彦俊忍不住发问。

”对啊对啊~我挺喜欢她的。“尤长靖发现了知音,忍不住咧开嘴笑了笑。

过了五秒,林彦俊才发现自己刚才居然看着尤长靖的笑容看走了神。他轻咳了几声打破自己的尴尬,”你,喜欢唱歌吼?“

”嘿嘿,我从小就比较喜欢唱歌啦,我阿妈说我的嘴除了吃就是在唱歌,没有在停的。“

”恩,你唱歌的确很好听。“林彦俊小声地说道。

”什么?“

”我说,你的歌声很好听啦。“像天使一样。

轮到尤长靖停住动作愣了几秒,随后伸手拍了一下林彦俊的手臂,”哎呀你这么夸我我很害羞啦!“尤长靖装作玩笑很快继续背过身去收拾行李。

 

幸好,他没看到自己发烫的脸,尤长靖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奇怪,这是自己第一次不太讨厌来自不太熟的人的触碰,林彦俊摸了摸自己刚刚被拍打的手臂。

 

尤长靖来到上海的第二个月,就遇到了大暴雨,他很明智的躲在了宿舍没出门。

林彦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带着身上还在滴落的雨水,抱怨这场大雨下个没完,却发现那个平时吵吵闹闹的舍友没有回自己的话。

他这才发现宿舍里好像没有尤长靖的身影,这么大雨,他难道还在外面吗。

”砰——“窗外落下一个雷,宿舍被闪电一下子照亮了。林彦俊忽然听到了隐忍的尖叫和那团微微在颤抖的被子。

”尤长靖?“林彦俊走向尤长靖的床边,一下子拉开了被子。

尤长靖没有被子的庇护,一下子暴露在林彦俊面前。林彦俊看着床上那个快卷成一团的人,不禁有点好笑,”傻傻的,干嘛闷在这么厚的被子里啊,不舒服吗?“

尤长靖摇了摇头,却在窗外传来低沉的轰隆声时又抖了抖自己的身体,那是准备打雷的前兆。

林彦俊愣了愣,”你……是在害怕打雷吗?“

尤长靖咬着自己的下唇,没有说话,爬起身来想要拿回自己的被子。从小到大每次自己一个人在家遇到打雷时,他都是这么过来的,没有什么好怕的,一个人也能撑过来。

被子还没抢到手,一束亮眼的光照射进来,是闪电。

尤长靖赶紧收回手想要在打雷前捂住自己的耳朵,却提前感受到了一份来自手掌的温度。

 

”砰——“

雷声落下,雨好像又下大了一点。

尤长靖惊讶地望着那双捂着自己耳朵的双手的主人,眼神里透露出来不明所以的意味。

”你阿妈有没有教过你,害怕就要说出来。“
耳边传来了林彦俊带着磁性的低沉声音,尤长靖一直觉得他要是去做深夜电台主持人肯定也会很吃香。

雷声过后,那双捂着自己耳朵的手放了下来。林彦俊双手撑在尤长靖身子两边,双眼就这么看着他。

尤长靖回过神后,抬头对上了那双自己看不透却一直吸引着自己的眼睛。

 

窗外雨还在继续下,但有什么东西,从那一刻起好像开始改变了。

 

尤长靖从小就怕打雷,起因是自己小时候不小心在雨夜跟家人走丢过,他依然记得自己那时走在陌生的巷子里,听者骇人的雷声时的绝望与恐惧。

但是林彦俊就像一道雷,突然降落在他心里,无声无息地炸开,带给他的却不再是恐惧。

 

其实有时打雷也没这么可怕,尤长靖心想。

 

—Fin.—



--来自对最近暴雨频繁的突发奇想

评论(11)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