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

人生不苦
却也难甜

【长得俊】恶犬(下)

*短车走链接

*高中时期→艺人时期

*这次是一直想写的柚比较主动的故事

*HE


前文:(上)


——

轻柔却磨人的细吻一个个落在尤长靖的锁骨上,他被磨弄地发出细碎的呻吟,双手忍不住搭在对方肩上想要推开,却被更用力地按在门上,吻下来的力度也逐渐加大。

 

咦,自己是怎么和林彦俊发展到这个地步的?

 

脑袋昏昏沉沉的,花了好一会尤长靖才模糊的想起来,他们变成这样好像还是由他发出的邀请。

 

 

综艺节目录制的很顺利,两人的默契好像没有受到时间的沉淀而变得生疏,只要站在台上,他们就能变成原来大家眼中那对综艺搭档。

节目录制完成后,一位常驻的大前辈照例请全员吃饭,尤长靖自然也跟着一起去了。

大前辈是人人皆知的嗜酒,在座的后辈轮番前去敬酒,从早餐后油米未进的尤长靖开始后悔刚开席的时候怎么没多扒拉两口菜,看着盛满洋酒的酒杯胃部就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但脸上还要挂着笑容端起酒杯说出提前在经纪人那里背好的敬语,不带犹豫的将酒水一滴不漏的灌进肚子。

从进入这行开始,他早就明白什么叫身不由己。

 

胃部的疼痛发作的很快,尤长靖有点坚持不住提出要去洗手间。

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刚才冷水的冲洗并没能让他减轻一丝疼痛,他想拿出口袋里的手机发短信让经纪人给他送点胃药,却从眼前的镜子里看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后来的林彦俊。

 

林彦俊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手上拿着的胃药递了过去。

“……谢谢。”

尤长靖将手机放回了口袋,把胃药接了过来,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林彦俊会备有这种东西。

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林彦俊边走到他身旁边解释:“这几年不小心喝坏了胃,所以包里就常备着这些药啦。”

“喔……”

“倒是你,这么多年了怎么还学不会照顾自己。”

责备的语气过分亲密,让尤长靖恍惚间还以为他们还是过去的关系。

“疼的厉害吗?看来你之前在化妆间拒绝我说胃疼是真的啊。”

 

那时是骗你的,现在是真的了。尤长靖撇撇嘴,想起节目录制前在化妆间的相遇,没想到自己居然少见的拒绝了来自林彦俊的邀请。

不对,拜托啊尤长靖,前男友向你发出“晚上要去喝一杯吗?”的邀请,你能答应吗?

答案当然是不,自己决不能在他面前失去底气,不然分手后依旧对他余情未了的事情很容易就会被看穿。

 

林彦俊见他没有回答,又撇了撇嘴,还以为他疼到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赶紧就着水把药吃了。”

尤长靖这才发现林彦俊过来的时候居然还带了个保温杯,这事要放在几年前,说出去都不会有人信。

 

尤长靖懵懵懂懂地吃下药,还没把保温杯杯盖盖上,就感觉到胃部被人捂上,低头一看,居然还是林彦俊的手,吓得他差点没把吃下去的药吐出来。

“林……林彦俊?”尤长靖虚弱的问出声,物理与心理上的。

“嗯?我帮你揉揉,你再喝点热水吧。”

 

今晚太奇怪了,尤长靖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为什么他们的相处模式一下子像是回到了从前,那时林彦俊就像这样帮他揉着,有时揉着揉着睡着了都不知道。

尤长靖视线有点模糊,他觉得一定是这种久违的感受太不真实了,才会让他说出那样的话,让他以为他们还像从前那样在一起。

 

“林彦俊,去房间里帮我揉吧。”

 

 

 

从刷完门卡的那一刻起两人就好像进入了什么隐藏程序,按倒亲吻的动作一气呵成,尤长靖有点受不了锁骨的啃咬,在细碎的哼唧中终于插上一句“林彦俊你是小狗吗”的控诉。

小狗本人听到这句话后如愿所偿的停了下来,下一秒的动作却是将人横空抱起走到床边,毫不客气地将尤长靖扔到柔软的床铺中。

 

原来还是头恶犬。

 

 点击查看恶犬咬人(真的很短

 

虽然脑子里清醒的告诉自己不能睡,尤长靖最后还是累的忍不住闭上了眼睛,闭眼前他强撑着眼皮盯着身旁的林彦俊不放,等自己睡醒过后还能不能见到人就不一定了。

 

第二天尤长靖被闷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还谁在林彦俊怀里。

迷糊地抬起头,尤长靖久违的看到了林彦俊的睡颜,还以为昨晚只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临时交易,没想到起床还能看见他的身影。


“林彦俊,你为什么……要让我觉得自己还有希望呢。”

尤长靖小声地嘀咕着,手指还在林彦俊胸膛上画着圈圈。

手指突然一下子被抓住,尤长靖慌乱的表情无处安放。

“你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醒的时候我就醒了。”话里还带着点委屈的情绪。

“谁让你昨晚要留下来一起睡的……”

“嗯,我是后悔了。”

“……”

“后悔当初弄丢了你。”

“啊……?”

猝不及防的转折让尤长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林彦俊伸手环住了尤长靖,不让对方有逃走的机会。

“我早就知道了,你当初说的气话是因为公司对你的告诫,他们一定那我来当筹码了对吧。”

真想被戳穿,尤长靖有点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我当时就会信了你的那些话呢,明明我们到现在都还爱着对方。”

“谁,谁说的!”

“你还想否认吼,尤长靖你真的不ok,我还能看不出来吗。”

“林彦俊你不要玩这个了!”

 

(一个月后

 

“喂,妈妈,嗯,我今年的工作就快忙完了,是啦,今年一定会回去的。对了,我今年想带一个人回家过年,嗯,那个人你应该也认识。好,那我们到时见哦。”

 

 

“尤长靖怎么办,我现在有点紧张。”

“安心啦,现在还有一个月才过年耶。你之前答应好我玩游戏输了就要陪我回家的,不是说好了骗人是小狗吗,你居然想反悔。”

“汪。”

“汪你个头!”

 

 

——END.


评论(2)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