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

人生不苦
却也难甜

【长得俊】恶犬(上)

*高中时期→艺人时期

*这次是一直想写的柚比较主动的故事

*HE

 


“喏,你的早餐。”

 

尤长靖很喜欢冬日的清晨,寒冷的空气能让他感觉到清醒,手指一定不能放在口袋要露在空气中,虽然总是会得到通红的指尖和像冰块一样的手温,但这才是冬天该有的气息,尤长靖很珍惜它们。

就像林彦俊提着早餐打开教室的门,让外面的冷风透进来,靠近门口座位的同学一定会抱怨,但尤长靖却很喜欢教室里温暖的空气中夹杂的这股寒流,让人不用很刻意就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加蛋加肉对吧,还有一杯豆浆。”

林彦俊带着寒气进来,把早餐放在尤长靖的桌子上,通红的手指半露在袖子外,尤长靖放下手中的笔,很自然的摸了上去。

过于冰冷的手感受到温热的物体,林彦俊浑身打了个激灵,差点下意识要把手缩回去,幸好他忍住了。

 

“辛苦啦,今天好像格外的冷耶。”

“嗯,我鼻子都快要冻僵了。”还没到七点钟的教室现在只有他们两人,林彦俊顺着尤长靖座位前的椅子坐下,没有放开手。

注意到林彦俊说话的鼻音,尤长靖想起昨晚两人聊天时林彦俊说起他好像有点感冒的迹象,他松开了林彦俊的手,往书包里掏了掏。

热源忽然消失,寒冷的感觉又瞬间袭回双手,让林彦俊缩了缩鼻子。

 

“这个给你,赶紧喝了吧,这种天气要是真感冒了可不好受。”

是一瓶抗病毒口服液。

“你还随身带这种东西吼。”林彦俊接了过来,还没缓过来的手指怎么也插不进吸管,尤长靖看不下去,拿了回来,插好之后又递了过去。

“刚好这两天我妈妈让我带着的,预防感冒嘛。”

 

林彦俊安静地喝着,没有说话,目光飘到尤长靖桌子上摊开的卷子上,直到喝完口服液后才默默开口:
“我昨晚的数学卷子好像忘记做了……”

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三秒才反应过来,“林彦俊!高三都过了几个月了,你能不能上点心!”

说完还摇了摇头,和林彦俊家里训话的母亲的模样重合。

 

“离交作业的时间只剩下半个多小时了,我肯定做不完了,尤长靖你教我做吧。”

“啊……好吧,你下次不要再忘了哦。”

“那你以后每天晚上都提醒一下我每科又有什么作业吧,作业这么多,我哪里能记得全部。”

“所以叫你每天做好登记嘛!卷子快点拿过来啦,待会没时间了……”

 

 

 ——

被窗帘缝隙透进来的阳光照醒,尤长靖睁开了眼睛,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现在才八点半的时间,好不容易的休息日却这么早被迫起床,好像有点吃亏。

放回手机,尤长靖平躺在床上盯着发白的天花板,昨晚睡得太沉加上梦回高中,他现在手脚还没完全恢复力气。

 

梦中的高三好像离自己并没有太远,但仔细算算就会发现那已经是八年前的时光。

他开始回忆毕业时大家在纪念册上写下的对他的印象,无非是爱笑、爱吃、人缘好、性格好等等,能和林彦俊玩得这么近就是大家眼中最典型的例子。

 

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尤长靖用手臂挡住了光,想要继续入睡。

要是搁前几年林彦俊还在他身边的时候,早上被阳光照醒的情况是绝对不会出现的,那个人无论睡前多累,都会记得拉紧窗帘,如今自己一个人了,却时常被工作忙得倒头就睡。

 

闭上眼睛,穿着校服模样的林彦俊又出现在脑海中,和昨晚梦里的样子无差。

 

哪有什么跟谁的关系特别好,不过是自己一直处心经营。



在睡前跟对方撒娇想吃他家附近的早餐,出门前特意在家里的药箱找出口服液,叠卷子也要把自己最擅长的数学科放在最上面。

 

17岁少年的心思就像水中金鱼一个一个吐出的小泡泡,容易浮出水面,却也容易破裂。

一个少年自认为隐藏的不为人知,一个少年选择看破不说破。

都说少年时代的心动最为真诚,不会掺杂着成人世界里利益与目的的杂质,多看一眼也会羞红了脸。

 

林彦俊啊林彦俊,你现在的酒窝还会时常出现吗?

 

尤长靖又慢慢进入了梦乡。

 

 

 

 

被电话铃声吵醒,尤长靖眯着眼抓起了手机,连来电人是谁都没辨清就按通了接听。

经纪人干练的声音传入耳朵,让他花了两秒钟来辨认。

 

“休息日打扰你不好意思,不过今天有个综艺找过来,想让你去当一期嘉宾,我看了看还不错,你要接吗?”

“接啊,干嘛不接。”尤长靖打了个哈欠,从窗外昏沉的天色中意识到自己应该是一觉睡到了傍晚,倒是补回了前几个星期一直熬夜的份。

“只是……那个综艺的常驻嘉宾有林彦俊在……”经纪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弱,一下子就让尤长靖明白了意思。

“那这不是必接不可咯,”尤长靖轻笑了一声:“要是拒绝指不定又传出什么林彦俊和尤长靖疑似不和的消息来,他们这样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好,那具体资料我过几天发给你。”

挂掉电话,尤长靖的心情好像没受到什么打扰,他打开微信,其中有几条家里人发来的消息,无非是问他今年过年回不回家。

掐指一算,他也快五年没回家过年了,今年好像没有跨年节目找他来着?凭着记忆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他向家人回复了个“今年回家”的消息。

时隔五年的家乡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突然拥有的期待让尤长靖对今年剩下的两个月充满了盼头。

 

 

 

不知不觉几周过去了,尤长靖迎来了录制综艺的日子。

 

“一会上台之后要是别人cue你回答一些很难的问题你也不要硬答,选择安全区或者转移话题盖过去,不过你一向说话都没什么问题,我也很放心……”

趁着彩排前化妆的时间,经纪人在一旁跟尤长靖说注意事项。

“对了,其中有一段主持人会cue到你跟林彦俊关于之前传闻不和的消息,你就趁着这个机会再好好解释一下,他那边也会有人告诉他要怎么说的,我一会再详细跟你说说这事。”

“知道了。”

 

尤长靖闭着眼听经纪人在一旁喋喋不休,节目组请他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这件事吧,虽然事情都已过去两年,但热度好像并没有减弱多少。要是四五年前的林彦俊和他,大概会直接站出来,恨不得对着全世界大吼“你们都是从哪里听来的屁话!”,但如今他们身上的棱角早就被磨平,只能听从公司安排不温不火地处理。

 

要是时光回到从前,明知前路坎坷,他还会选择去当练习生吗?他知道,他大概是会的,因为林彦俊想要出道。

 

他一定会陪他。

 

 

 

设计的妆容有点精致,尤长靖没坚持住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妆已经画完了,经纪人大概是觉得时间还没到,又体谅他这几周的辛苦,就这么让他在椅子上睡着。

动动鼻子,尤长靖忽然闻到了淡淡的柑橘香味,随后感受到了来自左边的压迫感。

尤长靖很想马上站起来逃走。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还没走出几步,右手就被人抓了回来,久坐之后的身体被人一下子拉回来,他有点失去平衡,又被那人双手环住了两边的肩膀,两人就这么站着。

这份尴尬没持续多久,林彦俊就放开了尤长靖,干净利落的动作,不带一丝留恋。

尤长靖这才敢转过身去看那人,黑白条纹的衬衫和黑色西装裤,搭配万年不变的黑色皮带,感觉一下子回到了刚出道的那段时间,自己总会调侃对方穿像个黑山老妖,要是那天不小心早起还会拖着个黑脸,让粉丝拍都不敢拍。

 

抬头对上那人的眼,尤长靖又想逃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的眼睛像一方池塘里的水,我和星星,都落在里面了。

 

尤长靖觉得自己大概就没从这池塘里出来过。

 

 

 

“好久不见。”

 

 

——TBC.



评论(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