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

人生不苦
却也难甜

【长得俊】光阴—贰 沉睡的宝藏

前文指路:总集篇  



尤长靖双手拉着书包的肩带,向公交车站一路小跑着,还不忘时不时回头朝身后的林彦俊招手。

“林彦俊,走快点啦,要迟到了!”

 

两人好不容易在59路公交车开车前赶上了车,尤长靖喘着气用手拨了拨因为出汗黏在额头上的刘海,看到身旁站着的形象基本无损的林彦俊撅起了嘴。

 

“你今天怎么这么晚下楼啊?以后再这样我就不等你了。”

“昨天看书看太晚了,早上没听到闹钟……”

“真的吼?”尤长靖一脸怀疑。

“真的啦。话说下次再这样你就先走啊,本来就是你提议要一起上学的。”

“我习惯和你一起上学了嘛。”嘴上说着下次不等人了,但尤长靖知道自己还是会等的。

 

林彦俊不再说话,安静地看着车窗外掠过的街道,过了一会,他撇到身旁的尤长靖拿出了一本小本子。

“你在看什么?”林彦俊自动凑过去。

“古诗啦,今天语文课要默写。”

林彦俊突然想起自己跟尤长靖是同一个语文老师,脸色微变。

“糟了,我忘记这回事了……“默写不过关肯定又要被那女人抓去教训一顿,教训完还要去补默。

尤长靖白了他一眼:“你还说昨晚在看书,我看八成就是在打游戏吧。”

“你这样怀疑我真的不ok吼。”

 

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公交车很快就到站了,两人又是一路小跑进了教学楼,在三楼分路走向不同的教室。

“林彦俊,好好复习哦,我不想在办公室看见你补默的身影。”

分开前,尤长靖还笑着补刀了一句。

 

 

下午尤长靖去办公室拿作业本的时候,果然见到了办公室靠窗的桌子前站了一排补默的人,他一眼就认出了林彦俊。

纤细的小腿,比同龄人要高出一点的身高,还有那个万年不变的瓜皮头。

都是林彦俊的标志。

 

“咳,这位同学,你有在好好默写吗?”

林彦俊被身后的人吓了一跳,转过身一看才发现是尤长靖。

“……我有在好好默啊。”

“那我刚刚看到是谁在和别人交头接耳呀?”尤长靖的目光指了指他一旁的卜凡。

 

“呦,这不是长胖嘛,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啊?”卜凡也发现了尤长靖的存在,打了个招呼。

“好好默你们的写啦。”尤长靖递了个眼刀过去。

 

“哦对了,今天我不跟你一起回去了。”林彦俊合上笔盖,叠了叠本子。

“啊,为什么?”尤长靖下意识发问。

 

“还能为啥,我们几个人当然是要去游戏厅大干一场啦。”没等林彦俊反应过来阻止,卜凡就抖了出来。

“哦,游戏厅是吧,我知道了。”尤长靖黑下脸来,意外的冷静。

林彦俊一看大事不好,这是尤长靖爆发的前兆。他赶紧找了个借口去交他默好的本子,等老师批改完后,尤长靖已经离开办公室了。

 

林彦俊长呼一口气,想着要用什么办法让尤长靖不把这件事告诉他妈妈。

 

 

傍晚,林彦俊回到家门口才想起来刚才在游戏厅玩得太嗨,他完全忘记要跟尤长靖串口供这件事,估计现在家里等着他的是拿着棍子的妈妈。

小心翼翼地进了家门,他却发现他妈妈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难道尤长靖没和他家里告状?

 

晚餐时匆匆扒了几口饭林彦俊就冲回房间拿书包,落下一句“我去尤长靖家里写作业。”就跑出门去了。

 

 

林彦俊到访尤长靖房间的时候,他还在和一条数学题苦苦抗争,两撇眉毛皱在了一起,大大的“愁”字就差没刻在脸上。

林彦俊很自然地打开房门走进去,很自然地把手中的袋子放在桌子上,很自然地坐下把头凑过去看题。

“你不懂这题啊,我教你啊。”

 

“林彦俊?!”一直沉浸在作业中的尤长靖这才发现林彦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自己身边,心里默默念叨起阿妈现在居然连自己都不通知一声就放人进来。

“你来干什么……”

从尤长靖故作冷漠的语气中,林彦俊知道这人还在生闷气。

 

“好啦,吃不吃章鱼小丸子?”林彦俊把自己带来的袋子往前推了推,尤长靖眼睛里立刻重新唤起了光芒。

“为森莫吼吼的,买仄个给我啊?”嘴里咬着滚烫的章鱼小丸子,尤长靖一旁的腮帮子鼓了起来,林彦俊立刻想到了那天在岳岳家看见过的仓鼠。

真的一模一样。

 

“你不是没把我去打游戏的事情告诉我妈嘛,再不收买你一下,谁知道你什么时候还会去告状。”

听到这事,尤长靖的脸又耷拉了下来,把头转向了另外的方向。

“没什么,只是我想通了,惩罚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对他不理不睬。”不管喜还是怒,谁先在意谁就输了。

“吼,那你现在吃着的是谁带来的东西啊?”

“你管我啊,话说,你会做的话就快教我这题嘛,我想了很久耶。”

 

林彦俊虽然语文成绩不怎么样,但是数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尤长靖早就对他说过只要他花点功夫背书,以他这么聪明的脑子,总成绩排名肯定能上升到年级前三十。

不过自从林彦俊和卜凡他们迷上了打游戏后,对学习就越来越不上心,有这么好的智商却不加以运用白白浪费,这才是尤长靖生闷气的地方。

 

果然,在林老师的几句指导下,尤长靖很快就明白了解决这道题的要义。

“哇,林彦俊你好棒哦,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耶。”

得到夸奖的林老师满意地露出了酒窝,却发现一旁的盒子早已空空如也。

 

“尤长靖,你居然在我讲题的时候把章鱼小丸子全都吃完了?也不给我留一点?”

“你都说是用来收买我的,我干嘛要手下留情啊。”

“你……吃这么多不撑的哦。”

“都说甜食是装在另一个胃里的啊。好了,既然你题也讲完了,差不多也可以回去了。”

“crazy,你这是在对我下逐客令吗?”

“那我现在要去告诉林妈妈了喔,包括上周你晚回家的事……”

“诶诶诶等等,走就走嘛。”林彦俊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地拎起书包,准备离开。

 

“明天见。”

在离开之前收获了尤长靖一个甜甜的微笑。

还不算太坏。

 

 

年少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少年们无忧无虑的生活一天天过去,粗略一算,这已经是尤长靖和林彦俊认识的第三年了。

三年来,两人从幼儿园一起上到小学,连林妈妈和尤妈妈都变成了经常一起逛街的关系。

 

 

尤长靖一放学就背起书包跑去了林彦俊的教室,那颗带着卷卷毛发的脑袋趴在窗台上,眼睛很快就寻找到了角落里正在收拾书包的林同学,兴奋地挥着手跳起来。

 

“林彦俊!我阿妈说今晚会做椰浆饭,你也一起来吃吧!”

“我跟卜凡约了去打游戏。”

“啊……可是,我阿妈做的椰浆饭真的很好吃耶,你不要尝尝吗?”

“……好啦,那你等我一下,我去跟卜凡说一声下次再去。”

“那我在校门口等你哦。”

 

“就是这样,凡子,下次再约吧。”林彦俊拍了拍座位就在自己后面的卜凡。

“长胖妈妈的手艺真的这么好吗,今天游戏厅可是有排位活动啊,你不去真的好?”

林彦俊背起书包前看了看窗外正在走向校门口的小团子,笑着跟卜凡say byebye:“活动还会有下次的,拜啦。”

 

 

 

活动以后还会有,可是主动邀请自己的尤长靖可不常见。

 

 

 

“喂,尤长靖——等我啦。”

“你走路真的有在慢的,椰浆饭都要冷了啦。”

“我重要还是椰浆饭重要啊。”

“嗯……那还是椰浆饭吧。”

 

 

 

两人此时还在小路上小打小闹,期待着他们的椰浆饭。

 

 

对林彦俊家里等待着他的转学通知书毫不知情。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