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

人生不苦
却也难甜

【长得俊】光阴

“一辈子太长,长到一个人根本走不完;一辈子挺短,短到只能够和一个人一起。”

 

 

五岁

林彦俊在公园门口捡到了尤长靖幼稚园的帽子,赶到现场时,尤长靖跌倒在泥坑里,手脚和衣服都沾上了泥。林彦俊叹叹气,认命的伸出一只手想将对方从泥坑里拉起来,不料反被拉进泥坑,身边响起了爽朗的笑声。

 

“尤长靖,你真的是个假的处女座,一身泥还笑得这么开心。”
“所以不能我一个人脏啊鹅鹅鹅鹅鹅……”

”傻傻的,被人欺负不知道要反抗的吗?”

“因为我知道你会来救我啊。”

 

 

 

八岁

尤长靖一放学就背起书包跑去了林彦俊的教室,趴在窗台上,大大的眼睛很快就寻找到了角落里正在收拾书包的林同学,兴奋地挥着手跳起来。

 

“林彦俊!我阿妈说今晚会做椰浆饭,你也一起来吃吧!”

“我跟卜凡约了去打游戏。”

“啊……可是,我阿妈做的椰浆饭真的很好吃耶,你不要尝尝吗?”

“……好啦,那你等我一下,我去跟卜凡说一声下次再去。”

“那我在校门口等你哦。”

 

 

十三岁

林彦俊在午读开始两分钟后偷偷溜进了学校,为了躲避老师专门从一条偏僻的楼梯口上楼,不料没躲开正好在三楼巡查的尤长靖。

 

“……hi,吃了吗?”

“吃什么吃啊!林彦俊,这是你这周第二次午读迟到了,我一定要告诉杨老师的。”

“诶别啊,尤长靖你好人做到底这周就放过我吧,学生会长大人这么通情达理一定不会告诉杨萍的对不对……”

“那、那好吧……下周别再给我看见你迟到!”

 

 

十七岁

尤长靖忐忑不安的站在班门口等林彦俊,文二班与理八班距离很远,他在走过来的路上脑海里的小天使与小恶魔一直在不停地打架。还没站三十秒,林彦俊就走出来了。

 

“陆定昊说你找我?”

“嗯……这个给你,是一个女生拜托我交给你的信。”

“……你就是为了这个来我的?”

“不然呢,哎呀你赶快收下吧,别人的信我也不好留着。”

“你帮我扔了吧,陈立农找我打球,我先走了。”

“诶,林彦俊,你就不看一下吗,那个女生该有多伤心啊。”

“尤长靖你是装不懂还是真不懂,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心思在哪吗?”

 

 

二十二岁

尤长靖收到林彦俊发来的消息时还难以置信,拖鞋都没换就冲下了楼,果然看到了林彦俊的身影,那人提着一个小小的登机箱,身上穿的格子外套还是上次他们逛街时他帮忙挑的。

 

“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告诉我,我好去接你啊。”

“外面这么热,没事你就不要出去了。让我看看,三个月不见,你怎么瘦了?”

“你手往哪摸呢……你等等哈,我手机上查一下附近的酒店有哪些。”

“不用了,我已经订好酒店了,这几天我们好、好、叙、叙、旧。”

“//////……那、那我去填一下外宿申请。”

 

 

二十六岁

林彦俊在参加陆定昊的婚礼时,遇到了两年不见的尤长靖,对方将刘海梳了上去,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西装,正在跟老同学开心的聊着天。

 

“好久不见,尤长靖。”

“你也是,林彦俊。”

“别忍不住去吃虾,也别喝这么多酒,到时会给照顾你的人添麻烦。”

“……劳烦您费心了,林先生。”

“不过,我正好缺这个麻烦。”

 

 

三十一岁

尤长靖蜷缩在沙发里看着电影,手里还抓着一包薯片,林彦俊用手碰了碰他有点冰冷的双脚,二话不说将它们放进了自己怀里取暖,还顺手拿走了拿包薯片。

 

“林彦俊,我发现你最近有在粘我的耶。”

“我要把我们缺失的那几年补回来。”

“可是这跟你拿走我的薯片有什么关系。”

“我们说好一周最多吃两包的,这已经是第三包了,你这样不乖吼。”

“好啊你已经开始嫌我胖了吗,你这样不ok。”

“我这是在你为你的健康着想,你凶我吼?”
“好啦好啦,亲一个……”

 

 

三十四岁

林彦俊和尤长靖穿着一黑一白的西装,手挽着手在司仪面前停下,过去的种种在尤长靖脑海里浮现,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真的很想亲林彦俊一下。

 

“林彦俊,你是否愿意接受尤长靖成为你的合法丈夫,并承诺从今以后始终爱他、尊重他、安慰他、珍爱他、始终忠于他,至死不渝?”

“我愿意。”

“尤长靖,你是否愿意接受林彦俊成为你的合法丈夫,并承诺从今以后始终爱他、尊重他、安慰他、珍爱他、始终忠于他,至死不渝?”

“我愿意。”

 

 

 

 

一个人的一生很长,可是和你的一辈子很短。





评论(8)

热度(136)